“这是温队的声音,他,在哭?不好!出事了!”

值岗的士兵终于听见温浩的失态哭声跑了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结果他们快速跑过来,却看见了温浩正抱着一个男人在哭。

光线昏暗,他们看不清温浩到底抱着的是谁,还以为是白天的时候温浩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在兄弟们面前又不能表现出来,这到了夜里,趁着兄弟们都睡着的时候,他终于哭了出来。

只是这被温浩抱着的人到底是谁。

他们一直在这里值岗,除了温浩进去过,就没有人再进去了?

是趁着他们打瞌睡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的么?

这后面可是要被问责的吧。

不过,想到能够在温队情绪崩溃时,有一个肩膀可以给他靠,他们认为这个过错犯的是极好的。

昏暗中,他们看的不是太清,打算留给温浩一个独立安静的发泄空间。

直到,他们看到了紫电巨蟒身上的那一个大洞。

在紫电巨蟒的身上有一个可容人出来的大洞。

那个大洞在昏暗的环境里,依旧是很明显可以被轻易察觉到的。

他们本就是负责值岗的,眼睛自然要敏锐一下。

天空的那一轮弯月掐时的从昏黑的云雾里探出,淡淡的光芒洒了下来,借了他们些许光亮。

那装扮,那身段儿,那背影,那气质。

是老大!

是老大!

那是老大!

他们兴奋的望向对方,想从对方的表情,对方的眼神确认他们所看到的是不是相同的。

他们同时伸出手来,捏向对方的脸。

“疼。”

“很疼!”

他们捏的很用力。

疼的眼泪都哗哗的往外掉。

他们凑近了几步,看着那熟悉的侧脸,他们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们终于不再是没有家长的小孩儿了!”

嚎啕的哭声引来了其他张家军们的警惕,他们纷纷起床,拿上自己的装备跑了过来,看到了张兮,那失落,失望,甚至是绝望的情绪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他们重新看到了他们的主心骨。

那不知道明天会怎样的他们,又在主心骨回来的这一刻,不再迷茫。

主心骨的回归,让他们确信,让他们再一次的可以无条件的相信。

相信明天会更好。

“都给我哭!”温浩注意到了周遭越来越多的哭声,没有人笑话他,大家都在哭。

张家军不是脆弱的,他们都是最坚硬的男子汉。

再坚硬的男子汉也有一颗柔软的心,这颗心很脆弱,在需要坚强时,它们会很坚强。

在可以放松时,它们会毫无保留的彰显它们的脆弱。

半个时辰后,张兮只容许半个时辰的伤感,他神色一整,推开温浩,以严肃的面容口吻向着在场所有的张家军道:“再哭就给老子滚蛋,现在命令你们,立刻,马上,给我去睡觉。明天清晨正常晨练,然后需要你们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他们可以哭,他们该哭,今天有很多战友都战死在这座星河城外。

是他的能力不足,他没有预想到会中圈套,在中圈套之后也没有能力带领大家走出圈套。

这是他的问题。

他死了,就算了。

他还活着,那么,他死去的战友不能白死。

轻弹的眼泪,必须化为力量,该找回的场子,必须得找回来。

不论是紫电,还是强大到不可撼动的神教。

“呜呜……”

听着熟悉的命令,他们的眼眶更加红了,难得能够情绪宣泄一下的他们,想继续接着这好不容易找到的情绪宣泄口再多宣泄一会儿。

可是,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