夔兽不仅仅拥有大帝级别的境界实力,而且在兽族中的地位也很高。

至少南山四兽在夔兽面前,连孙子辈都算不上,更别说境界上的差距了。

满心欢喜的象皇,被夔兽一声断喝给吓了一跳,惊愕的看着对方。

兽禽两族化解旧怨这么大的好事,你不知道也就算了,生哪门子气啊。

象皇暗自腹诽,却不敢明说,还得陪着笑:“是老祖亲自告诉我们的……”

亡灵王释放过兽禽两族共有的气息,让象皇至今还念念不忘。

也因此获得机缘,不长时间就晋升到了九级战皇的行列。

运气好的话,再遇见一次老祖,象皇就有可能冲帝了。

更重要的是,随着南山四兽和秃鹫老祖等两族成员的努力,凤凰山边缘的禽族成员,大多接受了老祖的意愿。

最起码,这段时间双方相处比较融洽,就连象皇呆在禽族领地也有好几个月了。

“老祖,比我还老……你咋不叫我为老祖呢?”夔兽两眼一瞪,闷声道。

很久以来,没听说过兽族还有老祖,夔兽也有些愣神。

“这……”象皇一听,差点没破口大骂。

你夔兽年纪确实大,说不定比老祖还要年长,可问题是你从来就不是什么老祖。

尽管跻身于大帝行列,一身实力不容小觑,但终究只是某位大人物的坐骑,似乎也没啥值得炫耀的。

金甲也是五行帝尊的坐骑,却在人魔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被兽族敬为大英雄,也没想过要做兽族老祖。

更何况,夔兽血脉也算不上特别高贵,否则就不会沦落到成为坐骑了。

话虽如此,眼前的形势下,象皇考虑了一会儿,还是一五一十的,把老祖以及金甲火儿为了两族团结而努力的事情,跟夔兽说了一遍。

“金甲恰逢其会,勉强算个英雄,却也比不得本尊我……那个麒麟算啥玩意儿,我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

夔兽表示出极好的耐心,听象皇说完,才发表自己的看法。

火儿在回势龙脉和夔兽有过战斗,胜负似乎仅在一线之间,夔兽硬是说自己赢了。

象皇心里有些鄙视夔兽,空有一身实力,从来不关注兽族的发展,就算厉害也没啥了不起的。

夔兽像是想起来什么,忽然问道:“连人家的面都没见到,你就认老祖了,丢不丢脸……难道这不是骗局?”

自始至终,亡灵王都显得云山雾罩,象皇也说不出他的长相,被夔兽抓住了细节。

实际上,夔兽压根就不关注这些,自己来西元大陆的目的是搅局。

本来还想着从哪儿下手比较方便,这倒好,象皇送上门来了。

“老祖的身份毋庸置疑,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血脉之力……”

象皇这一次没有退缩,很严肃的说道。

无论是兽族还是禽族,当时在场的都有感觉,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夔兽看不起我们没关系,决不能对老祖不敬,关键这为老祖还是兽禽两族共同敬奉的。

“既然是老祖,为啥认别人为主?”夔兽冷笑一声。

“这……为了感激逸尘老大,老祖甘愿认主。”象皇倒是不完全清楚内情,但亡灵王对逸尘的态度,一定不会是被逼的。

做晚辈的没必要纠结这些,而且逸尘老大破坏了犼兽的阴谋,避免了兽禽两族大量伤亡,本身就心存感激。

据说逸尘老大就在凤凰山深处,极有可能是在帮禽族未来的百鸟之王获得机缘。

这段时间凤凰山一带比较谨慎,外来的各种族成员,零散的少量的仍然放行可以进入。

但像夔兽这一行数量众多,一般是不能随意涉足凤凰山腹地的。

谁也不知道这个队伍中,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