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河将紫莲和内丹的力量加持在身上,然后朝着赵英彦一步一步走过去。

他的黑发在风刃之中狂舞着,他任由发梢绕过了双眸,眼神却是那么坚定。

几乎每前进一步,风刃就在他身上割破一道血口,只不过凭着与生俱来的自愈能力,他的伤口瞬间复原,这样受伤与复原,不断重复着。

终于,他来到赵英彦面前,他伸出手指,想在赵英彦的眉心点下去,以紫莲的力量平熄赵英彦身上狂唳的灵气。

就在这时,赵英彦再次怒吼,竟然凭空召唤出开天劈地的天星剑。

他高高举起天星剑,就朝着云河劈过去!

在这个近在眼前的距离,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云河只好召唤出闪魂剑迎上去。

“当!”的一声,两把绝世宝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两把剑都是无境的神剑,两把剑都是云河炼制的神兵利器,它们的较量,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顿时天地为之色变,莫煌古国上空,集结出汹涌的云雾,电闪雷鸣。

就连沙漠之中的黄沙,也被这两把神剑的气场所影响,翻腾不息,形成一片片沙之海。

躲在大石头后面的寒寻梅打了一个咯噔。

没想到,老大的力量是如此可怕!

还有老大手中那把钻石宝剑,绝非等闲宝物。

要是在风家,老大使出这把宝剑,估计风家瞬间就会被移为平地了吧?

寒寻梅哪里知道,闪魂剑是无境的法宝,是以凡人之躯所不能挥动,使用闪魂剑,必须以燃用内丹的力量为代值,而且由于云河只是凡躯,就算借用内丹的力量去使用闪魂剑,时间也不能长久,即使他拥有完整的内丹,也最多只能支持一刻钟的时间,更何况他的内丹已经耗用得只剩下四分之一?

他能使用闪魂剑的时间,也就只剩下三、四分钟!

云河心里比谁都着急,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

“嗖!”的一声,为了节省神力,云河收起闪魂剑,同时迅速侧闪。

赵英彦的一剑落空,“轰”的一声巨响,斩在地面上。

地面瞬间形成了一道裂纹。

这道裂纹往前生延伸至几十丈,几乎把释心林的地面劈为两半!

巧好寒寻梅和阿鲁所躲藏的大石头位于这道裂缝的一侧边缘,只差零点零几公分,剑刃所发出的剑气就斩在他们身上!

寒寻梅吓出一身冷汗,差点就小彦哥的剑刃纵劈宰了哇!

小彦哥平时天真无邪,像个无忧无虑的小孩,没事的爱好就是吃瓜,看着像个好孩子。原来他平时只是扮猪食老虎的啊?怎么觉得他的力量比起老大更加可怕?

现在回想起小彦哥在风家上的言辞,一不小心把风家少主扔下马车,看来并不是夸大,也不是“童言无忌”。

连大地都能劈断的人,扔飞一个人,不是小菜一碟吗?

看来以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小彦哥啊!

现在,发狂的小彦哥仍红着眼睛,挥动着那把可怕的天星剑狂舞乱砍。

云河的身影在刀光剑影之中轻灵地闪动着,很快,他就瞄准了一个机会,他飙到赵英彦面前,趁着赵英彦犹未举起剑砍过来之际,双指点在赵英彦的眉心。

他的双指闪烁着紫色的光芒,祥和的紫莲力量正源源不绝地贯穿了赵英彦的灵魂,去净化他身上的狂唳之气。

赵英彦的动作瞬间被定住,他依然痛苦地咆哮着,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幻觉,以致于失心成这样。

云河以最大的力量给赵英彦灌输紫莲的力量,累得浑身大汗淋漓。

幸好,紫莲不愧是凶唳之气的克星,片刻过后,赵英彦的情绪终于冷静下来。

他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