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怕遇到像这种存在,先打听来历再说。

“好了,我可以走了吗?”杜玄淡淡道,他才没有时间和这些人扯淡,他还要找灵植,还要找修炼的建筑。

“你...”魁梧持刀武者大怒道:“我大哥问你话,你没听到吗?”

他们好歹是在大陆上搅风搅雨的存在,什么时候受过这般轻视,这中年男子这么无视他们三人,当真是好气人。

他也不懂为什么大哥不直接动手,还在这里叽叽歪歪。

“听到了。”杜玄点了点头,说道:“这里的事情我不管,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刀疤武者听到杜玄的话,有些吃不准的上下打量一番杜玄。

“求求你带我们一起走,不管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哪怕为奴为婢都行,只要让我们找到医治父亲的丹药,做什么都行。”

女子也听到了杜玄的话,也是看出这刀疤武者在忌惮面前的中年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忌惮他,不过,要是这中年人能够带她们走,管那么多干什么?

杜玄看了一眼那两个女子,又看向远处的高塔,没有说话。

刀疤武者想了想,说道:“好,请。”让开了身子,似乎是愿意放杜玄离开的意思。

杜玄点了点头,朝着那两个汉子走去,他本来是想要去高塔建筑那,而不是往回走,既然这刀疤男子愿意放他走,当然是继续朝着目的地而去。

魁梧汉子看着刀疤武者,眼睛里面似乎在问:“真的要放他走吗?这似乎是一个肥羊。”

杜玄的气势就像是大家族出来的,更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大人物气势,一看都知道他不简单,所以才这么招惹强盗的注意。

毕竟,杜玄前世是丹帝,而且是最顶尖丹帝,受所有人敬仰,来往的都是武圣、武尊这种级别的存在。

更是有无数的下人受他驱使,这些下人中,武皇,武王不计其数,他身上的气势,怎么可能不足。

现在虽然修为没有达到上一世的武皇境界,也没有上一世的人脉,可这辈子,他可是丹神,更是有神级天赋神通的丹神。

不管是神级天赋神通,还是丹道的能力,都不是上一辈子能比。

更重要的是,上辈子武道基础没有打好,哪怕他是丹帝的存在,都没有办法改变根基,上辈子终究只能是一个武皇。

这一世不同,他可是有神级天赋神通,更是有了武道基础,按部就班修炼,最少都能达到武圣境界。

而且,这一世,亲人都没有死,内心完美,浑身都是自信,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这也是杜渊作为一家之主,却是从来没有过问杜玄做事的原因,杜玄身上有一股气势,让人不敢忽略,总是不由自主的相信他。

自信可是会传染的。

杜玄路过魁梧武者,也没管他和刀疤武者的‘眉目传情’,自顾自的走着,哪怕两个双胞胎的再怎么叫喊,杜玄就像是铁石心肠般,没有在意。

对他来说,只要不惹到他,不伤害他的亲人朋友,他才懒得管,他又不是圣人,这个世界上每天有太多的惨剧发生,他哪里管的过来,能够把家人和朋友顾好就不错了。

“杀!”刀疤脸突然喝道,他终究是改变主意了。

他们可是强盗,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强盗,这突然出现的中年人要是就这样走了,他们脸往哪里搁。

刀疤脸的一声大喝,魁梧汉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杜玄却是当先就动手了。

虽然他在往前走,可走过魁梧汉子之后,就把眼睛闭上了,用起天眼,更是时刻都在观察着他们几个。

看到刀疤面上有狰狞之色,还没有等到他把杀字喊出来,杜玄就动手了。

“什么?”魁梧大汉听到老大要他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