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所有的题,交复上去后,许星梨站起来活动着有些酸的身体,这才拿起手机,一打开,置顶的两条消息让她愣了下。

【牧景洛:?】

来自1小时33分钟前。

【牧景洛:许星梨你就是个骗子。】

来自33分钟前。

什么情况?

她骗他什么了?

许星梨莫名,也不知道怎么答复,便又关掉手机,收拾桌上的书本准备去上课。

这一节课是她和牧景洛共同选的,校方介入管制旁听生的数量后,整个教室比以前有序很多,但还是坐无虚席。

许星梨抱着书走进去,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下,抬眸望了一眼,没有看到牧景洛的身影,有些奇怪。

一节课结束,牧景洛也没有出现。

许星梨抿紧唇,抱起书准备走,就听旁边有人聊天,“樊泽?你怎么也听上这门课了?你不是立志死也要死在实验室的么?”

“我替洛哥过来了解一下重点,他发烧了,躺寝室呢,我这还要替他去买点吃的。”

闻言,许星梨抬眸看去,就见到说话的男生是那日在图书馆和牧景洛坐在一起的,好像是朋友。

发烧?

是昨晚睡公园睡冷了,还是跟白真真一样,在她那个宿舍吓到了?

许星梨从教室出来,又径自朝着女生宿舍楼走去。

一路安静。

走到一半,许星梨咬了咬唇,往校外走去。

待她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袋药,一袋补充维c的水果穿过未央桥,往校园最深的地方走去。

牧景洛属于交换生,分在独立的宿舍楼,进出大多是不同肤色的学生,管理相对本校的男女生宿舍松一些。

许星梨走进巍峨簇新的宿舍楼都没人拦着,她找了个白皮肤的西方学生问了下。

“又是找牧的?啧啧。”那男生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然后才告诉她寝室号。

“……”

许星梨拎着东西上楼,转弯进深长的走廊,她这才明白刚刚那男生为什么笑成那样,只见牧景洛的寝室门口堆着小山似的礼物,隐约还能见到几个奢侈品品牌的logo,显得她手里这点东西要多寒碜就有多寒碜。

可真是受欢迎。

许星梨眸光黯了黯,还是往前走,刚要敲门,就听到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来,“我早就和你说了,事情要抓紧一点,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来你们学校,听到什么?听到你表哥谈恋爱了。”

许星梨走过去看一眼,只见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背对着她站在电梯前打电话。

女人似乎有些急燥,“你总说不敢不敢,真到来不及的时候有你后悔哭的……妈妈是为了自己吗,还不是为你?难道你真觉得现在这个身份能保你一辈子富贵安康?”

电梯门开了。

女人快步走进去,转身的一刹那,许星梨避到墙后,便再没听到那声音。

许星梨走回堆放着礼物的寝室外,抬起手敲门。

一遍。

两遍。

三遍。

都没有人应答,仿佛根本没人在似的。

是出去了么?

许星梨想将手中的东西放在门口,但看看那一堆的礼物,决定还是走人,她刚要抬起脚离开,门就被人从里边打开。

牧景洛仍是穿着昨晚的衣裤,一张脸苍白极了,手搭在门上,眉头紧锁,有气无力地道,“我很好,不用探病,谢……星梨?”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

许星梨只觉自己站在这里无比尴尬,她点点头,道,“那你休息,我先走了。”

“走什么!”

牧景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力道都是软绵绵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