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况,我和沂南已经领证了,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身为秦少爷的妻子,我本就应该大方些。”

“之前之所以会这么困扰,不过是因为自己还没习惯过来罢了。”

说着,韩雨桐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杜敏:“杜敏,在这里我得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杜敏皱着眉头,有点反应不过来她这话什么意思。

对不起这话,不是应该由她来和少奶奶说吗?

从少奶奶被少爷误会,和其他男性朋友出来吃饭。

到昨晚,要不是自己吵着要去洗手间,也不会出现接下来这一大堆的事情。

如果真要说对不起,那对不起该由她来说才对。

现在少奶奶却和自己说对不起,这……

韩雨桐只是浅浅一笑:“想不通,那就不要想了,你只要接受了我这句道歉就行。”

“……”少奶奶这么说,她又该说点什么?

为什么总感觉自己的思路,怎么也跟不上少奶奶?

还想了解人家心里在想什么,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我饿了,可以带我到楼下吃点下午茶么?”

见杜敏被自己弄得糊里糊涂的,韩雨桐再次开口。

“可是,少奶奶的身体……”

“不是告诉过你,我身体已经恢复很多了吗?难不成请我吃点下午茶也不舍得吧?”

“怎么会!少奶奶,你想吃点什么?”

果然,在杜敏身上用激将法,绝对是百试百灵。

瞧吧!她一下就答应了!

“都可以,不过,今天偏向甜品,人家不是说心情不好,吃甜品就能开心些吗?”

杜敏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确实有这样的说法。”

“那带我下去吃甜品吧,你要是怕再出什么情况,就喊上博先生一块去。”

杜敏想了想:“好,我现在出去和他说。”

“去吧。”韩雨桐摆了摆手,没多说。

看着杜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处,原本挂在她脸上的笑意却瞬间消散无踪,剩下的只有幽深。

或许杜敏说得对,自己确实想太多了。

秦沂南和宫无瑶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不管是她还是其他人,只怕也没人能取代他们在对方心里的位置。

自己越是乱想,只会越庸人自扰。

宫无瑶不过回来几天而已,等这几天过去了,她和秦沂南的生活就能回到正轨上。

从病床下来,韩雨桐拿着一套便服,举步进了洗手间。

等杜敏再次回到病房,韩雨桐已经换好了衣服。

不仅这样,她脸上也恢复了过去的从容和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