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枫说东方越的换血换皮手术是林梅骗他的。

他还说其实就是人造皮肤,人造血。

东方越静静的听着刘枫扯皮,实在不明白他的用意,这番话说着没啥用啊。

不能给他定罪啊,东方子越也纳闷,刘枫你不帮我就算了,还在那边说怪话,你说的怪话到底有什么用意啊,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啊。

不只他听不懂,现场的普通族人都听不懂,能听懂的只有少数学医。

刘枫也不想多说,坏大家兴致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可为了不让(禁jin)术为祸人间,必须做出解释。

这是医德与责任感。

然后刘枫就被当成疯子拖了下去,法庭上不(允yun)许有人乱来,他一个人跑上来说一通怪话,能不被拖吗?

不过起到警醒作用就行,人们往往会在记忆的角落留下一个位置,储存奇奇怪怪的信息,而这种被储存的所谓“怪”信息,则会在听到关键词时突然想起来。

是影响力,刘枫将影响力播了下去,也就不用担心了。

他最担心是以谣传谣的发生,谣言作为一种传播手段是不可(禁jin)止的,真真假假混在一块儿,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信息云聚在一起,人们往往无法判断信息的准确(性xing),就会出现“失真”的(情qing)况。

信息之间发生了冲突,哪条信息是正确的无法得知,人们判断不了信息的真假,就依赖官方信息或者自己喜好的判断。

大多数缺乏理(性xing)者,都以喜好为判断标准,所以他们更倾向于对自己有利或者极端的信息。

比如xx人在一场演出中发生意外去世了,这是来自网络上的小道消息,就有人会评价。

死的好,(性xing)格那么差的人,死于意外才是归宿好吧。

尽管这条消息是假的,那位仁兄还在家里打麻将呢,但发消息者的个人喜恶让谣言具备了传播的可能(性xing),因为他会为了表达心(情qing)的激动,十分(热rè)(情qing)的转发。

而依靠公权力对信息的管制,往往真正的公职人员在确定一条信息是否有误时,肯定会看看上头的意思,做好舆论工作,维护政权的稳定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于是“谣言”可能会为了维护稳定而被迫成“假,”毕竟他们的第一要务并不是确保真实。

所以谣言是否应该彻底消除还有待商榷,谣言的扩散也会引起“辟谣”力度的加大,人们对真相的求知(欲yu)也会增强。

而将谣言判定为“假,”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所以,刘枫会尽可能的将谣言给消除,三人成虎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刘枫被赶下后,心里依旧忐忑不定,因为他没想好等下该怎么应对东方越。

他的故事明显打动了大多数人,这并不是一件好事,人们为(情qing)绪所动后,往往会干出荒唐事。

而且大部分人根本懒得用脑子思考问题,因为对他们不重要,所以会从中作梗,大肆宣扬一些奇怪的理念,要是有关于他们的私人财富问题,就算复杂的犹如天书一样,也会想方设法的解开。

该怎么应付东方越成了大难题。

东方子越意识到自己落入下风,他并不是什么容易感动的人,实际上东方越的故事他不感兴趣。

需要的是证据!证据!推翻东方越的证据!

东方越喝了口茶,润了下喉咙,是他的手下(屁pi)颠(屁pi)颠的端了上来的,如果是一分钟前,底下定会有人数落他行为的猖狂,现在他们只会说,遗老大人说了感人的故事,应该喝水润嗓子的。

人们的(情qing)绪太容易调动了,他们不在乎什么是真理,不会接受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