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因为各方对这种情况早有猜测 如今猜测成真,也没有太让他们惊讶 好歹还能承受得住。真正凄惨的 其实是沉桑界天地本身。

早在这一位少年修为晋升到金仙时候,沉桑界天地就已经显出了些异样 催促着挣扎着要将这一位从天地里扔出去。

为了达成将这个恶客赶出去的目的,沉桑界天地可是真真拼上老命了,此时此刻还在天地间酝酿的那天劫劫云就是凭证。

只可惜 到底是客大欺主。

这一位少年硬生生凭借早先布置下来的祭坛将自己钉在沉桑界天地里。逼得沉桑界酝酿的天劫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局面。

进 如今这天劫劈下去,其实真拿那位没有办法;退,就这样轻巧散去酝酿了这么久的天劫,沉桑界天地本身的法则也不允许......

沉桑界天地本身委实是难办。

这也就罢了 偏偏那位主的修为还在上涨。

它是真的支撑不住了。

天地间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断响 “噼啪”。

这一声脆响须臾间传遍了天地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被洪长兴拦截在石阶处的其中一位金仙大修爆喝一声 “两位同道,你们先走。”

爆喝声中 他身上猛然蹿起一道锋利无匹的剑光。

剑光从他身上拔起,就像宝剑出了剑鞘,拖着尖利到耀眼的剑光,直接劈落在洪长兴身上。

受此攻击,洪长兴身上也是忽然亮起一道幽灰色的护罩,护罩联通这一整座山峦 乃至勾连过山巅上那一座祭台的力量,坚固凝实到几乎不可破开。

这就是洪长兴能以一己之力将所有人阻拦在这里的关键原因。

但可惜的是,山巅上祭台的力量绝大部分都灌入到那一位青年的身上,作为支撑他将自身钉入沉桑界天地的重要力量,是以祭台上分流到洪长兴这一侧的力量就少了许多。

如今面对这位金仙大修的绝对爆发,洪长兴难免招架不住,完全落入了下风。

“撕拉”的一声轻响滑过耳膜,绝大部分的沉桑界修士都捕捉到了这一个难得的机会。

再没有人迟疑犹豫,见得前方石阶破出了一丝空隙,各各纵身而去,穿过那丝空隙寻道赶往山巅。

毕竟洪长兴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天仙,他能立下如此战功,根本还是狐假虎威,真正迫切需要他们去解决应对的,还是山巅上的那一位。

至于洪长兴,若他还能扛得住那位留下的金仙大修,那等解决了山巅上的那一位再来处理他也不迟。

洪长兴立在石阶上,抬头看了看头顶上显化出来的破了一丝空隙的屏障,收回目光时候,他满脸戒备地盯着最后留下来的那位金仙剑修身上。

那位金仙剑修显然是因为先前的爆发,如今有些脱力,但以他的修为和实力来说,要解决洪长兴真的易如反掌。

只不过他厉害,洪长兴也不笨。尤其是那位早在登上祭坛之前,就曾给予了他相当的自由。

洪长兴忽然对着身前的那位金仙大修笑了笑,抬起了不知什么时候紧握成拳的左手。

那位金仙大修却不去理会洪长兴的故作玄虚,也没兴趣等洪长兴的手段发挥作用,他不过稍稍缓过一段气,就当即挥剑,向着洪长兴劈斩下去。

洪长兴身上一道虚淡的幽灰魔气闪亮又暗淡下去。

那位金仙剑修收回手,将宝剑归入剑鞘,皱眉看了洪长兴气机最后停驻的地方一眼,随即就纵身,赶往山巅上去。

那一剑重伤了洪长兴,却没能要了洪长兴性命,金仙剑修自然知晓,可还是那句话,当前最需要解决的,是上方山巅祭坛处的那一位。

不是洪长兴。

他没有驻留,当即就纵起剑光,往山巅处赶去。

净涪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