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有棋品的人,他放棋认输:“是我输了,轻敌了。”

“怎么样?说话算数啊,王泥鬼你可别耍赖。”王老头眉开眼笑的对着惊讶的王泥人说道。

王泥人怒道:“你别得意,我有说接下这个赌注了吗?”

“怎么?还想再来一局?再来一局也行啊。”

老邢凝重的点点头:“可以再来一局。”

小郭无所谓的点头:“可以,要让子吗?哦不,象棋应该叫让棋?”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了!

老邢咬牙切齿,但也同时暗自心惊,因为他想起来对方方才提过他才学象棋一个礼拜。

老邢问道:“你真的只学了一个礼拜象棋?”

小郭道:“当然,我还以为有多难,结果规则一讲我就懂了。”

老邢更生气了。

“来来来,摆棋!”

这边摆棋,老王头则继续怂恿王泥人:“怎么样?接么?”

王泥人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道:“可以,我接下。但不能只是象棋,他,他可以和你们下一盘围棋,如果他也输了,我就帮你。”

老王头大喜过望,萧京他是认得的,虽然看过这人只下过象棋,没下过围棋,但老王头有自信,这群子下象棋的蛮子哪会围棋的高深,还不是自己三两下干翻了他?

萧京则一脸懵逼,这还有自己的事?

还没等他说话,王泥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我欠你个情。”

萧京这才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很快,胜负再次分开。

众人也亲眼目睹了老邢是怎么输的了。

“我输了。”老邢叹气说道,随后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小郭:“后生可畏啊。”

小郭轻笑:“过奖了。”

老王头更得意了。

看到小郭和老王头的嚣张气焰,象棋协会众人气的牙痒痒。

“不行,让萧京和他下一盘。”王泥人叫道。

萧京无奈:“这又碍着我什么事了?”

“哦?他?”老王头一点都没在怕,不屑道。“你们会长都输了,他上来再输又怎么样?”

“呸,下过才知道。”王泥人气恼道。“再输,用不着他下围棋,我直接给你做。”

“好,一言为定!”老王头双眼一亮,马上叫道。

于是摆棋。

萧京坐定。

开局很快,对方也是喜欢下快棋,这正合萧京的意,平日和这些老头下,萧京最不满的就是这些老头是不是脑退化了,要不要想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