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接完电话回来之后就变得心情非常不好,本来还看书的,这会儿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灵魂像是出窍了一样。

顾行年按捺着性子没去管她,直到下班前才发现,秦时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跑出去了。

问了肖伖和宋秘书,两人都说不知道。

后来还是打电话问了前台才得知她一个小时前就出去了,行色匆匆的样子。

“顾总,说不定秦小姐是觉得您回来之后她没事做了很无聊,先回家了。”宋秘书见他脸色黑沉得厉害,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谁知,顾行年闻言竟然冷笑了一声,然后转头对肖伖说:“你马上带人去火车站,看到她就给我带回来,不听话就打晕!”

肖伖:“……”

秦小姐那么娇弱的一个小姑娘,老板竟然让自己打晕,可真狠心!

他先退了下去,随后顾行年让宋秘书也出去了,他自己一个人继续留在办公室工作。

然而,心思却再也集中不起来。

到底秦非同在电话里和她说了什么?竟然让她有勇气再一次逃离?

——

秦时还真的就去了火车站,因为护照没带在身边,如果回去拿的话需要时间,一来一回顾行年都下班了,到时候自己想走根本就不可能。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眼下是暑期,外出旅游的人很多,她没有事先买票,到了那里又要排队,一番折腾下来买到的票也是一个小时后的。

没办法,只能坐在候车室等着。

身上除了钱包和手机什么都没带,钱包里也没多少现金。

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现在就要去c市找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再过十分钟就可以上车了,头顶忽然罩下来一片阴影。

秦时心里一惊,猛地抬头看去。

“秦小姐——”肖伖依旧客气,哪怕是顾行年让他来抓人,他也是笑着的。

秦时瞬间进入了戒备状态,抓着自己的手机和钱包往旁边挪:“你想干什么?”

“秦小姐,顾总让我来接你回去。”

“我不回去!”秦时低声地叫道,满脸都是厌恶,“他顾行年凭什么禁锢我的自由?我想去哪里还要经过他的同意吗?”

“秦小姐,我只是奉命办事,请你不要为难我。”

“肖助理,我不会和你回去的!”

秦时仗着旁边很多人围观,料定了肖伖不敢真的对自己怎么样。

孰料,肖伖忽然抬了下手,然后他身后就窜出来一个人,秦时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肖伖叹了口气,小姑娘就是单纯。

她以为这么多人围观就真的会有人站出来见义勇为吗?这个社会有多么冷漠,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

秦时醒来已经是晚上了,后颈处痛得厉害,像是被人用榔头敲过一样。

她看了看四周,是在自己的房间。

然而,窗前居然站着一个人!

“啊——”

她惊叫了一声,连忙打开灯。

站在那里的人是顾行年,听到她的叫声也转了回来,神情清冷,眸色幽深。

秦时背后一凉,只觉得一股不详的预感迎面而来。

“我真是低估你了。”顾行年开了口,薄凉的语气仿佛夹杂着冰雪,重重地击打在秦时的身上。

“看来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你还有胆子再逃跑。”他一边说一边阴森森地笑,样子显得非常可怖。

秦时抓紧了自己身上的被子,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顾行年。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预感错了还是怎么的,就是感觉眼前的男人现在是一头狼,随时都有可能扑过来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