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莽山 百毒宗

幽黑深邃的长廊,一个佝偻的身影的缓步向前走着,看体态似乎是个老者,穿着不太称体的宽厚长衫,灰白头发披散,黑暗中双眼古井无波,倒映着身前一只黄色灯笼的晃晃亮光。

走到长廊的尽头,他将灯笼倾倒在一侧,伸手用力地推开了沉重石门,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石门外的空间忽然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

老者走进一座低矮的石殿,转身看向里面连城一排的木桌,上面倒悬着十四盏灯,其中有两盏已经晦暗无光,里面的烛火摇摇欲坠。

而这两盏灯下面分别粘着两块木板,分别写着:“墨克,毒蜂。”

不知什么时候,老者身后忽然多了一道瘦削的黑色身影,纹丝不动地站立着,又给人一种他一直就在原地,从来不曾走动的错觉。

老者名叫墨坤,百毒宗宗主,也是墨克的父亲,实力深不可测。

年逾五十的他老来得子,对自己这位亲儿子十分宠溺,几乎动用宗族里的一切资源来栽培这个独苗,可就在昨夜,他忽然发现自己给儿子立的命灯,居然灭掉了。

站在老者身后的男子叫做墨千流,是墨坤的养子,八岁被送进百毒宗后修行各种毒功,年仅二十二岁的他已是五星武师的实力,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一手玄阶下乘的千毒掌使得出神入化。

墨千流看着眼前昏暗的明灯,张了张嘴,有些生涩地道:“义父,宗门里的探子回报,少主最后出现的地方是苍梧城的苍梧台,要不我再派人去调查一番?”

墨坤浑浊的眼珠子动了动,声音沙哑地道:“不用了,我已经知道是谁下的手了。”

墨千流微微一怔,开口问道:“是谁这么大胆子?”

“墨坤声音压低了几分,有着寒意涌动:“克儿虽然与命灯也失去了联系,但我送给他的五毒香囊还在,现在的位置,就在...”

“苍梧城,云家。”

成人礼结束后的云家,年轻一辈的弟子们纷纷被派出家族,前往苍梧城各处的家族产业之中,但是对于一些天赋较好的弟子,他们眼前还有一个更好的机会,那就是通过参加一年一度的狩猎大会,得到青灵学院的入学资格。

青灵学院是青灵山开辟出来培育青年弟子的学府,没有任何的门第等级设置,也不会收取高额的学费,只要是二十二岁以下,能够在青灵学院举办的狩猎大会脱颖而出的人,无论是大家族的弟子,还是寒门修士,都能够得到进入青灵学院的入学资格。

这对于大部分的寒门修士是个难得的机会,因此参加大狩猎的人逐年激增,去年的时候已有两万余人,而今年,恐怕会再度攀升到一个可怕的数字。

云家近些年在大狩猎中都没有取得好的成绩,但今年云家涌现了一大批惹人注目的青年弟子,例如云歇、云慕白、云慕青、云策、以及云月晗和云月霖...有他们组成的云家狩猎队,想必会在此次狩猎大会上有不俗的表现。

暮云庄里,林瑶瑶换上了一身青色的裙摆,白皙的皮肤沐浴在晨曦下,笼着一层似有若无的柔和光芒,她俏美的脸蛋噙着一抹甜美笑意,整齐的刘海下一对黑亮的眸子朝着屋外期盼着,俏生生的站在堂前静候着云歇归来。

“少爷...少爷回来了。”门外传来一声侍女的欢呼声,林瑶瑶慌忙起身,拿出一块小镜子偷瞄了一眼,方才举止端庄地从屋内走了出去。

清晨的阳光洒在少年的肩上,云歇清秀的眉目间透着温和的笑意,在他心中,无论世界有多么大,只有在暮云庄里,才能够找到家的温暖和惬意。

立在大堂前的小菱掩嘴轻笑道:“少爷出门一趟,看起来又精神了不少。”

身旁的马猴儿咧嘴直笑道:“那可不是,我家少爷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哪家的姑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