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内终于有了动静,一道明黄色的身影一闪而出,划过密集的雨帘,转瞬又飞了回去。

一闪之间,顾婉茹手中的凤凰玺印已经不见了。

“如今,我再也没有可以和你抗衡的力量,你放了笙儿,放了笙儿……”顾婉茹冲着那个快速退回去的身影,大声的喊道。

“决不食言!”

姬乾晖冷冷的声音仿佛夹裹着阵阵的阴风,让顾婉茹的身子禁不住就抖了一抖,突然就升起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笙儿也是你的亲生骨肉!”顾婉茹不顾喉咙的剧痛,再次大喊。

“谅你还没有那红杏出墙的本事!”

姬乾晖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嘲讽,他的人已经气定神闲的坐回了太极金殿内,掌中把玩着的正是那块通体碧绿无瑕的凤凰玺印。

姬乾晖如愿以偿,殿中微垂着头的一个红衣女子终于欢喜的抬起了头来,明艳的笑脸上满是欣喜,“乾郎,他,他踢我了呢。”

柔柔的说着话,顾婉卿的眼梢却不大放心的扫过了金殿一角那个已经缩成了一团的小小孩童。她双手护住了尚未隆起的小腹上,眉梢一动,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丝担忧。

“你放心好了,”姬乾晖温言抚慰着,疼惜的眼神从顾婉卿风华绝代的脸上一路延伸到她的小腹上,声音也变得更加的柔和了起来,“朕说过,朕会给他最好的。”

慈父般的姬乾晖慈爱的承诺着,突然手一抬直指身后,金殿角落里蜷缩着的孩子立即就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砰’的一声跌落在了顾婉茹的脚边。

七窍流血,心脉俱碎,再无生机!

尚未冷却的热血,喷了顾婉茹一脸,也生生的剜出了她的心。她的心也随着儿子去了,再无可恋!

“笙儿!”顾婉茹凄厉的大喊了起来,但是声声呼唤却再也唤不回那声软糯糯的‘娘亲’。

‘噗’,顾婉茹喷出了一大口的黑色的血,瘫软在了冰冷的金砖上。

“姬乾晖,你,你竟然如此狠心!”顾婉茹长发挥舞,凤眸滴血,似乎要拔地而起,要与杀子仇人同归于尽。

可是,她的脚还未离地呢,就徒劳的摔倒在了地上,摔倒在了烂泥里。

卑鄙!

姬乾晖先是哄着她喝下了无色无味的软筋散,让她的十成功力顷刻间化为了虚无,又用笙儿的命逼着她自愿的交出了凤凰玺印,没有了内力护体的她,在他取走凤凰玺印之时在遭巨创,现在又骤然遭受了丧子之痛,此时她甚至比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深宫妇人还不如。

顾婉茹又悔又恨的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利用她心里最后一丝侥幸,抓了她们共同的骨肉——笙儿,再用笙儿逼她就范,乖乖的交出了凰翎暗卫,再趁着取得凤凰玺印的时候暗算她,一步步的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眼睁睁的看着笙儿死在了她的面前,却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姬乾晖,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你都不放过,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不怕遭报应么?”顾婉茹紧紧的保住了笙儿渐渐冷却的小身子,扬起了满是泪水和雨水的脸,冲着太极殿内,大声的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