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头的议论声越来越不堪入耳,加之轿内又实在太过闷热,佟卿歌终于忍不住一脚踢开轿门,自己从轿中走了出来。

她的举动惊呆了一群人,原本还在小声议论的百姓皆是目瞪口呆地望着佟卿歌。

“佟小姐,您这……”

睿亲王妃身边的嬷嬷见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正准备数落佟卿歌一番,却不想佟卿歌并未给她这个机会。

“少废话,宁梓言呢?叫他赶紧滚出来。”提出要娶她的人是他宁梓言,如今不见踪影的仍是他宁梓言,莫非真当她佟卿歌是好欺负的么?她可不是曾经那个只会逆来顺受的佟家大小姐。

更何况,顶着这么一个纨绔小姐的名号,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放肆,佟小姐,这里是睿亲王府,可不是将军府。”那嬷嬷怒喝道。

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世子爷岂能让一个傻子这样辱骂?若非是世子爷自己请求皇上赐婚的话,王爷和王妃怎么也不可能让一个傻子成为睿亲王府的世子妃的。

“这位嬷嬷,还请你的态度放端正一些,我家小姐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训斥的。”如昔挡在佟卿歌的身前,冷冷地看着那个怒斥佟卿歌的嬷嬷。

佟卿歌轻轻推开如昔,往前走了几步,无视身后传来的那些议论声。

“若是他宁梓言再不出现,那这亲便不成了。”

她佟卿歌觉得无所谓,可将军府却丢不起这个人。

那嬷嬷心中一慌,忙招来一旁候着的丫鬟。

“快去问问世子爷找到了没有。”

虽然是个草包,可若她真的执意回将军府的话,那将军府和睿亲王府的关系必会因此而闹僵,她一个做下人的,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嬷嬷,世子爷他……他去冬雪姑娘那里了,我们根本就请不动他回来呀。”那丫鬟面露难色,很显然她们根本就拿宁梓言没办法。

若睿亲王和睿亲王妃不亲自前去的话,一般人怕是请不动他回来的。

“不用找了,我代梓言拜堂吧。”

温润的男音从不远处传来,不用掀开喜帕,佟卿歌便已猜到那人是谁。

“十七殿下,这恐怕……”不妥二字还未说出口,宁景晨已经牵起佟卿歌往里走了。

佟卿歌未曾想到宁景晨会突然这么做,一时间倒还忘了挣扎,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宁景晨牵进了王府的大门。

“十七哥,你这是……”佟卿歌有些不解。

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整整四年,她见过用公鸡代为拜堂的,可让一个大活人来代替别人拜堂,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将军府丢不起这个人。”宁景晨淡淡地道,从王府小厮的手中接过红绸挂在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