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动声过后,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令狐致澈抱着不断颤抖的关心,轻轻的拍抚她的背,希望可以减轻她的痛苦。

他身上的味道很温馨,令她觉得心安,可以暂时遗忘恐惧。她紧紧的拥着,不管自己的手臂是不是累了酸了,都紧紧的抱住他,吸取着他身上的味道。

像是水仙一样的香味,令她闻着觉得很是心安。

“王爷,药已经在煎了。”小林子回来禀告。

“嗯。你去查一下,月华宫路上那个洞里面有什么?”

“是,王……”

“嗯额。。”

小林子嘎然而止,无法忽视令狐致澈怀里的人儿,听到那句话后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你下去吧。”用力的抱住了她。“对不起,我不应该提到的。”

“王爷,摸夏侯小姐的头,她的头。”小林子看得心急,只好出声提醒王爷。

令狐致澈依言照做,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小林子:我家王爷终于长大了,太激动了。(哭)

令狐致澈抬手抚在关心的头上,由上到下轻轻抚着,再伴以他温润的嗓音安抚。“没事了,没事了。”

好一会,关心的颤抖逐渐没那么严重了。

两人就一直维持着相拥的姿势,令狐致澈不断地重复着抚摸她头发的动作,说的话还是那一句,“没事了。”

没有安慰过人的经验,只能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

直到药凉到可以喝的温度,他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往她嘴里送药。

关心看着眼前拿勺子的手一直不敢太靠近自己,而且还总是漂浮不定,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的嘴巴在哪里?

“我自己来吧。”这是她镇定下来后说的第一句话。

缓慢的放手,离开那怀抱,捧住了药碗,微微抬头一口气喝完。不苦,有点辛。手指捏着盘子里的蜜枣送进了嘴里,双臂再次拥住了那个怀抱。

失而复得的感受总是那么美好。令狐致澈默契的拥住了她。感受着她不易察觉的恐惧,心有余悸。

“王爷,夏侯小姐的婢女还在寻着她呢?”小林子小声的提醒道。

“去告诉她们,让她们先回去,人没事,不要让她们知道本王。”令狐致澈无声的动着唇形。

马车里,采雪依丹两人正美滋滋的受用着,庭贵妃赏给夏侯芷烟的宝贝。

说是今日不能让她空手而归,就送了些上好的胭脂水粉,还有一小盒首饰。

“这可是夏侯芷烟小姐的马车?”

马车旁,小荷询问。

“是的,是的。”车夫回着。

“这是我们娘娘送给夏侯芷烟小姐的礼物,不知可有人能代夏侯小姐收下。”

一听到有宝贝收,采雪依丹麻溜的就出来了,那里还顾得上画得半人不鬼的妆容呢。

“有有有,给我吧,我是小姐的贴身奴婢。”采雪依丹两人抢着说。

小荷面色平静的打量着两人。只见采雪脸上的妆容一半化好了一半还未动,手上正戴着庭贵妃赏赐给关心的镯子。依丹头上戴满了庭贵妃刚赏赐的首饰,戴都戴不下了。

两人见了小荷手里的盒子,眼神那叫一个贪婪。若不是顾着自己是庭贵妃的人,怕是都要直接用抢的吧?

一番打量后,小荷面色平静的将盒子递了过去。

采雪依丹只字未言,小荷适时转身回去。

待小荷走远,采雪依丹兴奋的抢着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只金色的步摇,且不说金簪的贵重,那精止的手工,怕也是世间难寻的。这簪子若是换成了银两,怕是买个大的府邸都有余。

采雪依丹两人贪婪的争夺,轮流戴着。

庭贵妃端坐于软垫上,正在同自己对弈。小荷缓步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