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萧颜有些着了恼,“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

阿黎见状,顿时有些慌了:“什么算计,我是为了能娶到你才事先和娘说的,不是怕娘帮你看人家么?”

萧颜抿了抿唇,扭过头去不看他。

阿黎连忙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哄着,忽然,他看见她落了泪,他顿时就慌了,连忙问道:“颜儿你哭什么?你别哭啊!”

萧颜抬手抹了抹眼泪,抬眸看着他道:“你是皇上,想要自然可以得到,便是给娘下一道圣旨,她也必是不敢再帮我相看人家,你又何必费这么多心思?”

阿黎被她弄蒙了,眼见着她起身就要走,他连忙上前抱住了她。

少年人出落的早就比少女要高一个头了,乍一跌入温暖的怀抱,萧颜有些恍惚,紧接着便是恼怒的去推他。

“你做什么?”

阿黎紧紧地抱着她,低眸看着她道:“颜儿,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忽然就生气了,你且告诉我,我才能改啊!”

萧颜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只得咬着唇,半晌才道:“你要娶我,立我为后,可是我想要的是像爹娘那样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是皇帝,又怎能做到?”

阿黎听了她的话,先是一怔,旋即便松了口气:“你是气这个?”

“是!”

阿黎眉宇间满是笑意,低眸在她的额上亲了一下,道:“那我答应你,后宫除你之外,再不会有别的女人,你现在还生气吗?”

“你都是诓我的!”萧颜挣扎着。

“我不诓你。”阿黎低眸认真的看着她,“颜儿,此前娘也问过我,我那时就和她保证了,我只要你就够了,这是她答应将你嫁给我的原因。”

说到这里,阿黎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最后从腰间解下一柄匕首塞到了萧颜的手里。

“我赵承渊发誓,此生唯萧颜一人而已,若有为此誓,就叫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萧颜便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嗔道,“浑说什么?”

阿黎笑着道:“我知道你舍不得我发誓,但是这柄匕首给你,若是哪天我负了你,你便用这柄匕首杀了我,我回去就赐你免死金牌。”

“谁要杀你了?”萧颜低着头,手中把玩着匕首,脸颊微红。

阿黎见状,顿时松了口气,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江绾无力的躺在床上,萧无期抱着她,低眸在她的锁骨上亲了一下,道:“换个姿势。”

“你先出来吧,我好累了。”江绾有些乏力的道。

萧无期低声笑了笑:“那好,今天就先饶了你。”说完,便急促起来。

直到罗帐之中风平浪静之后,江绾困意袭上心头,忽然想起了还有件事,遂道:“阿黎要娶颜颜,想立她为后。”

“什么?”萧无期猛地坐了起来,沉着脸立刻道,“不行!”

“为什么?”

“他们是姐弟!”

江绾轻笑了声:“是吗?”

萧无期看了她一眼,眯了眯眼睛:“你已经被那小子收买了?”

江绾不置可否,反问他:“你为什么不同意?我看得出颜颜和阿黎是两情相悦。”

萧无期薄唇微抿,良久才道:“他是皇上。”

江绾挑眉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萧无期沉沉吐出一口气,道:“颜颜嫁过去,是要吃苦的。”

江绾沉默了一会儿,笑道:“阿黎说他此生只要颜颜,不要旁人,你离开之前,他才十四岁,如今五年过去了,他身边连帝王该有的教人事的宫女都没有,头一回听说我在给颜颜相看人家,将我召进宫,直接跪在了我面前,求我将颜颜嫁给他。”

萧无期没有说话,翻了个身,江绾也没有打扰他,只让他自己思考。

翌日,阿黎离开之前,被萧无期喊道书房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