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鞭子,苏萸儿此刻被君黎夜牢牢的抱在胸前,二人就这么站在将军府内一栋小楼的顶端。

君黎夜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可苏萸儿此刻一点也没有旖旎的心情。

因为实在是太吓人了!

侧头看去,阁楼的顶端还有几只小鸟,正叽叽喳喳的嘲笑着苏萸儿颤抖的小腿。

当然君黎夜也感觉到了,抱得苏萸儿更紧了一些。

问着苏萸儿身上的奶香味,君黎夜莫名的心安。

“怕么?”君黎夜明知故问。

不可否认他是故意的,相比示弱的苏萸儿,君黎夜还是更喜欢炸毛的苏萸儿。

就好像此时气的苏萸儿差点吐血,君黎夜感觉得到她气呼呼的腮帮子就贴在他的侧脸上。

让他沉重的心情没来由的好一些。

“你看看这将军府大否?“君黎夜把头倚在苏萸儿的颈窝,听到她心跳的很快。

苏萸儿告诉自己,别生气、别生气,极力安抚住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然后用比平时更加柔弱的声音说了句:”自然很大!“

“呵,是么?”君黎夜淡淡的笑了,可从他的角度来看,苏萸儿甚至没有抬眼去眺望一眼。

这有违了他带她来这里的用意,不过无所谓,很快她会看的。

“萸儿,如果在这偌大的将军府死个人,会是多大的事?”

苏萸儿沉思了一下,不明白君黎夜话里的用意。

还是抬眼看了眼将军府的全貌,不由得还是小小的震惊了一下。

对于见过故宫和其它古代遗址的现代人来说,眼前的将军府除了新一些也没有什么震撼的感觉,只是这真的是一个将军的府邸吗?

宽广的围墙内庭院实在太多,因为是冬天少了些植物更显的气势恢宏,精美的亭台,错落的花园,都不止是一个两个。

这难道真的是一个将军住的院子,而不是一个皇帝的行宫吗?

也难怪君黎夜会娶那么多女人了,不娶还真是浪费啊!

只是。。。。刚刚话里的用意。。。。

是威胁她要乖乖听话?还是在宽慰她不用在意刚才的事?

还是两者都有。

苏萸儿不想和他打哑谜,抬头看了一眼远处,兀自说道:“死个人自然不是大事,以将军的手段就算是死十个,又能算多大的事?不知将军到底是想和萸儿说什么?”

他是杀伐果断的将军,想要弄死人自然是轻松加愉快,又何必和她说。

不在意苏萸儿话里的揶揄,君黎夜又调转了个方向分别指道:“这里是芙蓉苑,这里是岚颐苑,还有霜雪苑、汇德苑。。。。”

“停,你是在炫耀你的后院花团锦簇吗?”翻了个白眼,苏萸儿一脸黑线。

“君黎夜,我拜托你变态能不能不要带着我一起,我真的还是个孩子,我怕高!”

君黎夜只觉得自己的脑神经狠狠的抽了几下。

孩子?

在水牢搅天动地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个孩子?

“我只是希望你仔细的看看将军府,记得自己的身份。“君黎夜淡淡的声音已然在苏萸儿的头顶响起。

“好吧,我记得了,这两个人的事我会处理,账目我也会处理好,所有人我都会照顾好,可以了吗?”苏萸儿觉得自己败了。

她妥协了,只要现在君黎夜能让她回浮梦苑,她就感谢他八辈祖宗。

“我指的不是这些事。”君黎夜莫测的说。

“那是什么事?“苏萸儿咬着牙,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我要你,把这些院子里的女人,一个一个全部名正言顺的弄走!”

“什么?”苏萸儿惊了。

弄走,既然要弄走他为什么还娶回来,难道真的是人格分裂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