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蔓在医院住了半个月,便出院了。她出院的那一天,苏子瑜还曾经到医院来看她呢。苏蔓以前不记得她和沈安林的事情,所以她倒是能淡定的看着沈安林身边围着的花花草草。但现在,她已经恢复了记忆,她就不允许有别的女人再來惦记记她的男人了。

她当下勾住沈安林的胳膊,笑靥如花的对苏子瑜道,“苏小姐,谢谢你这些日子对安林的照顾。不过以后我回来了,我的男人就由我自己照顾了,不劳您再‘记挂’安林了。”

她承认自己说的有些刻薄,然她从小宝和囡囡的口中得知,苏子瑜对沈安林可是怀有非分之想的。她在面对苏子瑜时,总是有的疙疼的。

苏子瑜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沈安林。她看见在苏蔓说这些话时,沈安林用满是宠溺的望着苏蔓,她心里酸溜溜,既羡慕又妒忌。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的知道,论身世背景,她没有苏蔓那样的命好。有个有权有势的爸爸还有姑姑疼她;论感情,沈安林从来对她是冷漠不已的。

她是怎么也争不过苏蔓的。

与其继续在沈安林的身上浪费时间,她还不如改变策略,把对她的感情投放在别的别人身上,兴许她能从别的男人那里得到丰硕的报酬。

这之后,苏子瑜便拿着乔斯夫人给她的那笔钱努力的往上流社会圈挤。半年后,她还真嫁了个离婚的钻石王老五。不过那个钻石王老五已经三十多岁了。他还有一个刚升初中的女儿。苏子瑜原本以为做人后妈并不是多难。不过,很快的,她就后悔了,她的那个“女儿”鬼灵精怪的,把她整的一愣一愣的。她流过一次产,到后面她老公竟然就又背着她在外面找情人。她两头都不落好。

这场婚姻,最终以离婚而告终。她只从那个男人那里得到几万块钱抚慰金,以后的人生里,这场惨败的婚姻尘了她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还有苏镇东,他本来是想借苏子瑜的手对小宝和囡囡来次绑架。奈何苏子瑜的计划被苏蔓的突然出现给打的措手不及。而苏镇东的计划也随之搁置。苏镇东不止一次的在苏蔓他们住的别墅附近排徊过。每次看到苏蔓一家的幸福,他心里便恼怒的很,恨不得走上前将他们破坏。奈何,时至今日的苏蔓和沈安林已经不再似以前的落难千金和穷小子了。他根本没有机会对他们下手。

而且不久后,苏镇东在一次的偷拍过程中,被发现。为了躲避后面人的追踪,他横穿马路。结果被迎面开来的车子给撞飞。

苏镇东在他生命的最后弥留时刻,他眼露惊恐状,盯着尺花板,嘴里依依呀呀的胡言道,“二弟……我对不起你……我不该设计让人撞飞你……二弟,你放过我吧……”

苏镇东就是在这种状态下离世的。他死后,眼珠往外凸,嘴巴也张的老大,整个身子更是僵硬不已,这样的一副死状,完全是一副被吓死的模样。

暖融融的午后,苏蔓和沈安林刚送完温卿良夫妻两,就在vip通道里遇见了慕映寒。慕映寒已经和苏菲离婚了。现在的他刚被降职,从一个炙手可热的市长一下子被发配到一个贫困县去当县长。

慕映寒身影颀长,站在那里看着苏蔓。他冷拧了站在苏蔓身边的沈安林一眼,沈安林知道他是有话要对苏蔓说,他很有风度的走开,把独处的机会让给了慕映寒。

“青央,你最近好吗?”虽然早知道她不是慕青央,可慕映寒还是坚持唤她为青央。因为他很清楚,苏蔓是属于沈安林的,只有“慕青央”才是他的前妻。

苏蔓点了点头,嘴角勾着浅笑道,“我还不错。”

慕映寒看着她笑靥里透出的幸福,他心里一涩,心里本是有千言万语,却在这一刻,像是被人捏住了嗓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苏蔓伸手将散在额前的一缕黑发捋到耳畔后,她又是浅浅一笑,带着疏离的口吻道,“那你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