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声而进的侍卫,亦顿住了脚步。

毕竟安平侯府,掌权的还是二夫人,而不是,这个才刚刚归京的嫡女。

听竹见状,气恼的走上前,大喝道,“你们想要造反么,郡主可是当今圣上钦赐的玥兮郡主,如今,还是当今璟然殿下唯一的徒弟……

你们竟敢不听郡主命令,是活腻了,想要郡主连你们亦一同治罪,一起挨这一百大板,还是……

想要圣上,想要璟然殿下,摘了你们的脑袋,抄了你们的家门,以平郡主心中的愤恨委屈?!”

此话一落,再无人敢无视林雪茶的命令,三姨娘鬼哭狼嚎着,被拖出去重罚了一百大板。

不是因为林雪茶有多厉害,而是……

林雪茶身后的人,他们谁也得罪不起。

耳边响着三姨娘惨烈的叫声,听竹心里总算出了口恶气。

这厮竟趁她家郡主不在府里的时候,辱骂她家郡主没教养,乡村野妇一个。

还说她家郡主,就算是有璟然殿下当师父,亦怎都比不上落兮郡主,野鸡变永远不了凤凰,她气急反唇相讥回去,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打。

如今这厮叫的这么惨,亦实属活该!

她一个回眸,却见林雪茶正看着她受伤的脸,面色极淡,眸色却很深。

听竹下意识捂住挨打的脸颊,不想林雪茶担心,尽管,她家郡主,可能已经猜到了大概……

言笑晏晏,听竹问:“郡主,璟然殿下今日教你什么了?”

林雪茶默了良久,才缓缓道,“贱人送上,门,能揍的一定要揍。”

“啊……”

听竹惊诧的瞪圆了眼珠子,愣了好半晌。

璟然殿下,有这么暴力么?!

……

一百大板不是谁都受的住的,三姨娘在重罚之后,小命丢了一大半。

若不是二夫人在事后,给她请帝京最好的大夫,拿昂贵的药材吊着命,恐怕高烧尚未退去,她就已经去了。

林雪茶一战成名,在帝京名门望族的圈子里,彻底成了毒妇,名声扫地。

奇怪的是,此次二夫人倒是没来找茬,只是遣了一个嬷嬷,说给她量一xiashen高,做几件宫装给她。

昨日三姨娘的目的,本就是给她量身高,做宫装的,若她没有搬弄是非,后果亦不至于这般惨烈。

自家郡主的名声毁了,听竹没能急死,可见林雪茶面色寡淡,一副琐事与我无关的模样,她更是急的不打一处来。

“郡主,你快想想办法啊,这样下去,你的名声可就全毁了,届时,谁还敢娶你为妻?!”

林雪茶理了衣襟,淡声道,“名声毁了可以赚回来,急什么?”

听竹听此,眼眸一亮,“郡主可是想到法子了,快说与奴婢听,奴婢马上去做。”

林雪茶皱了皱眉头,唇瓣抿得很紧,状似很认真的在思考着什么。

听竹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瞧,期待她的答案,岂料眼中那抿着的唇角,一下子裂了开来,笑成一朵花。

“听竹,做人像你这么蠢的,不多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