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知道,那两个座位,是留给陆绍庭和何明芯的,大家都来了,就差他们俩,所以才等他们到来才会开席。

陆绍庭和何明芯就坐在裴念和向以琛的对面,坐下来的时候,何明芯还往裴念看了一眼。

裴念正在发呆,面前忽然横过来一只手,她抬起眼眸的时候,对上了向以琛意味深长的眸光。

她知道他已经知道些什么了,今天晚上太多的事情了,他肯定能从中发现些什么。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再出现在这些场合的,她要过平静的生活,就只能够远离,可是向以琛却不给她这样的机会。

因为人都到齐了,所以马上就开席上菜了,向以琛往裴念的碗里夹了一块肉,低声道:“对于已经是过去了的人,何必在乎。”

裴念一怔,看向他,还真的从来不知道他有这么一面。

他说的对,她表现的越是不自然,就说明她心里越是在乎。陆绍庭和何明芯对于她来说,都是曾经的人,再怎么样都与她无关,所以她不用去看,去想,更不用去在乎。

想通了之后,裴念也觉得自然许多了,她抿了抿嘴,低声道:“谢谢你,向总。”

而对面,陆绍庭虽然在安静的用餐,偶尔和王总交谈两句,但其实眸光从没从裴念的身上落下来。

这是他今天晚上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了裴念。

刚刚进来的时候,只看见她匆忙逃离的背影,在洗手间走廊那边,只是打了个照面,现在她就坐在自己的对面。

黑色的晚礼服将她的肌肤衬托的如雪一般,头发垂下来的时候,有几丝不听话的碎发搁在脸颊处,她时不时要用手去挽一下。

向以琛对面前的场合没什么兴趣,就总是低头和她说话,她也低敛着眉眼回答了,不知道他们在说这些什么,她笑的十分的开心,脸颊处有浅浅的酒窝闪现。

陆绍庭才发现,她那笑容该死的美丽,却也该死的刺眼!

他倒是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而且,还和向以琛一同出现的。

他的眸子暗沉暗沉的,像是黑夜一般,漫无边际的,似乎要将人笼罩住了。

她的速度倒是快,才从监狱出来没有多久,就和向以琛在一块了,她从前就靠着父母,现在父母不在了,就想着找一个靠山,于是找到了向以琛吧?

陆绍庭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了讥讽的笑,裴念啊裴念,你还是没变,从来都认为什么事都要找到别人来帮你解决。

陆绍庭的碗里伸过来一双筷子,何明芯给他夹了菜:“绍庭,你怎么不吃东西?”

陆绍庭转回眸光,淡淡的睨了何明芯一眼,反而将碗里的菜夹回去她的碗里:“我不饿,你吃吧。”

一旁的王总笑道:“陆总和陆太太还真的恩爱。”

何明芯抿唇一笑,神态十分的娇羞,在外人看来,一切都恰到好处。

大家都用艳羡的眸光看着陆绍庭和何明芯,要知道,这两人可算是整个北城的模范夫妻,堪称金童玉女,璧人一双。

到哪里总是出双入对,恩爱无比。

何明芯十分的享受别人用这样的眸光在看着他们,她以为裴念多多少少也会看向他们这边,没想到她竟一直在低着头吃饭,偶尔和坐在旁边的向以琛说话,似乎从来没有注意到对面到底发生些什么事。

难不成她就是有了新欢就完全忘了旧爱?

要知道,当初这裴念可是追陆绍庭追得紧,她到底用了什么计谋才得到的陆绍庭,整个北城的人都知道。

裴念对陆绍庭一见钟情,开始频频出现在陆绍庭的面前,得到他的冷漠回应,也丝毫没有气馁,最后,竟然在他的水中下药,成功的和他渡过一夜之后,又巧妙的设计好在众人的面前醒来,两人皆衣衫不整,傻子都看得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