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又过了一个月,现在已经进入冬天了,离放年假也不远了。白十七最近非常高兴,心情很好,整天都对着别人笑眯眯的。秦安墨也很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开心,难不成,是自己最近变帅了?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林翰站在一边直打哆嗦,自从秦安墨找了个女朋友,时不时就对着文件傻笑,该不会出什么关于脑部的问题吧?

“哦,对了,这几天我的女人有没有出什么事情啊?”秦安墨抬头问。

林翰结果安墨递过来的文件,摇头说:“放心吧,这段日子她没有去找杜浮生。”

秦安墨放心地点点头,那就好。

“这几天想约你见面的女人排队都快排到临川外面去了,你真的不打算见几个?”

“不见,去告诉她们,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林翰没忍住,笑出声来。

白十七心情很好,因为白振宇要过生日了,还有五天就是他的寿辰,她已经为了他的生日准备了很久了,包括买礼物、发请柬丶订酒店等等。到时候指不定父亲会多高兴呢!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是白振宇。

“喂,爸爸,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想我啦?”这句话刚刚说出口,白十七就有些惊讶,她什么时候和秦安墨一样自恋了?

“哈哈哈,是的,想我的宝贝女儿咯。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回来的时候叫上浮生一起回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老爷子在那边说得头头是道。

白十七却在心里吐槽,一共就两个多,小时车程,还说什么相互照应?明摆着是要她和杜浮生多多相处好培养感情好吧?

肯定是这些天自己没去陪杜浮生逛街,也没有去给他做早餐,他跑到老爷子面前嚼舌根去了,不要脸的杜浮生!

“啊?恐怕浮生不方便吧,啊哈哈,他公司事情总是特别多,我要急着赶回来安排你生日的事情,怕耽误他的工作。”白十七胡扯着理由,她已经答应秦安墨不和杜浮生单独相处了,好好的一步棋可不能让杜浮生着混小子给毁了。

白振宇在那边笑得更是开心了,像这女儿还没有嫁过去呢,就知道为浮生打算了,这感情好呀!

“没关系没关系,你们两人之间还想这么多干什么,叫浮生推一推工作就行了!”

白十七语塞,什么叫他们两个人之间不要想这么多?他们关系有这么好?

“好的,我一定叫上他,和他一起回去给您贺寿的。”白十七说,虽然不愿意,但是她不想让爸爸不开心呐。

白十七挂了电话,撇了撇嘴,并没有打算告诉秦安墨。秦安墨,我真的不是要故意瞒着你的,是怕你生气才不告诉你的。

白十七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杜浮生拉去逛商场了,因为两人要一起给白振宇挑寿礼,这也是白振宇的意思。

“你知不知道鱼都已经上钩了,和你出来逛一趟,说不定就前功尽弃了猪!”白十七揪着杜浮生的耳朵,“痛不欲生”地说。

“哎呀呀,疼死我了!你也不想想是谁帮着你接近他的,没良心的女人,你不要急着过河拆桥,你自己说说多久没陪我了!”杜浮生一个劲惨叫。

白十七听到也有些心软,杜浮生朋友本来就不多,像她这样的朋友怕是只有她一个人了。

“好吧好吧,你下次再敢到我爸爸面前说我不陪你,小心我……嘿嘿……”

“你怎么样?”

“我阉了你!”

两人边聊天边看寿礼,最后两人都看上了一副刺绣,高山流水,琴音缭绕,香烟袅袅升起,意境很符白振宇的口味。

杜浮生送白十七到蓝芸下面,两人越好提前两天回去乌崖。白十七看着杜浮生开车离开,转身上了喽。

秦安墨悠悠从树后面走出来,黑着脸。本来他只是想来看看她的,已经在楼下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