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晋霖深情的说,许诺握着孩子的小脚,忽然怔住了。

爱?

时过境迁,再次听到这个字,她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狂跳。

“秦晋霖,你再说一遍?”

“我、爱、你。”

一字一字,认真的重复。

许诺笑了,笑容那么的干净,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她刚刚嫁给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笑容。那一天洞房花烛,她笑眯眯的扑倒他说:“秦晋霖,我终于嫁给你了。”

而今,再次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只觉得恍然若梦。

“诺诺,你终于笑了。”

“但我没答应再和你结婚。”

这一天,秦晋霖的求爱终于是以落空结束。后来的几天,不管他怎么在许诺面前晃悠,许诺的眼里就是看不到他,眼里心里都是自己的孩子。

秦晋霖傻眼了。

为什么明明就住在他家里,晚上睡在他怀里,但就是不答应嫁给他?

这几天他像是那段在r国的那段日子一样,亲自给她做饭,照顾她的吃喝。唯一不同的是他不想躲着,就在她面前晃。

“诺诺,你什么时候才肯嫁我?”

终于,秦晋霖有点儿落败的问,诺诺眯着眼睛笑起来,“秦晋霖,你觉得女人嫁给一个男人的流程是什么?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单膝跪地,我为什么要答应?八年前如果你这样做,至少你还有颜值,但是现在……我当初已经裸婚一次了,我可不想第二次。”

当初她一心嫁给他,可是什么都没要求的。

“懂了。”

秦晋霖郁闷的说了两个字。

当天晚上,急忙的买了花,拿着钻戒,许诺才洗完澡出来,就见某个穿的西装笔挺的男人直接单膝跪在她的面前,“诺诺,嫁给我吧。我虽然不如七年前帅气,但至少我比那时候更爱你,我会努力的照顾你,照顾孩子,我会给你们前所未有的幸福,八年前没有给的,以后我会加倍的补偿,诺诺,原谅我过去的无知……”

眼圈泛着红,看着他眼里的惋惜和心疼,许诺捂着嘴,仰起头,眼泪自眼角滑落。

八年了啊!

他们都不年轻了。

他们已经折腾不起了。

手不停的颤抖,接过那被他从一束花里抽出来的一只玫瑰,一生一世只爱一人。

“秦晋霖,别以为我是非你不可,我只是不想再折腾了。你要是哪天对我不好,我会立刻结束这段关系的。”

“诺诺,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了。相信我,我们会幸福的。”

“最后一次。”

“那我们结婚吧!婚礼我都准备好了,就等你这个新娘了。”

“婚礼?”

听着这个词汇,许诺不确定的看着面前的人,“秦晋霖,我们已经办过一次了。”

“这次,是我想娶你,。而不是你想嫁我。”

“我不年轻了。”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许诺。”

“哪个?”

“我爱的那个。”

“你爱的哪个?”

“只要是你,七老八十,牙都掉光,你依旧是我的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