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样的场景,不仅是瞿萌怔住了,就连冯澜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要知道,阿容可是他养在身边好几年的人,可是,对方怎么会这么对自己?

“阿容,你在干什么?”

冯澜中了枪,身体已经不能够只有动弹了。

至于另外一边,刘浩郎和周韩等人已经带人进来了,他们从过来之后,便将外面包围工厂的人给解决了,紧接着,林默笙也带着秦筱筱赶了过来。

“行啦行啦,你就别缩着了,大萌都快担心死了!”

见到龙哲瀚还假装受伤躺在瞿萌的怀里,一旁的林默笙是看不下去了,要知道,现在事情还没有完好不好?

“躺一下怎么了,屁事那么多,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被林默笙这么折腾了之后,龙哲瀚黑着一张脸站了起来,俨然跟个没事人一样。

“瞿萌姐你放心好了,在我们出来之前,大家都穿了防弹衣,就算是子弹,也打不进去呢。”

一旁的秦筱筱见瞿萌一脸的懵,便赶紧解释道。

至于这个时候的龙哲瀚,也没有时间跟瞿萌解释这些事情了,毕竟,他还要让冯澜死的明白。

“你知道你不应该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太狠毒。你以为你对阿容好了吗?你从来就只会把她当做杀人的工具,说白了,她只不过是从一个杀人组织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私人的机构罢了,你有将她当做是一个正常人看待吗?”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没有,因为,让她感觉到自己像个人的人,可不是你,而是你准备杀了当祭品的白可,说起来,可能连你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吧,在我刚回来的时候,我就将日记本给阿容看了,因为我知道,她和你并不一样,所以,我这也算是一场赌注。”

“如果我赌赢了,那么,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有一个保险带,可是,如果输了,我也没有办法,只不过,上天还是卷帘我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我赢了,而你,只能够结束你的长生不老梦。”

“最后再说一句,你跟你的布乔恩勒奇,可真配。”

龙哲瀚说完之后,便在冯澜的脑袋上面开了一枪,顿时,这个国内黑帮的一代枭雄,就这样陨落了。

“那现在国内的黑帮是不是要收编到黑帮公司了?”

刘浩郎看着冯澜的尸体,微微皱了皱眉头。

“国内的黑帮还是让阿容管好了,这本来就应该属于她的。”

龙哲瀚站了起来,伸出了一只手,向阿容表示友好。

“我欣赏你,果断不拖泥带水,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会跟冯澜唱反调,毕竟,你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

“在一起的时间的长短不是问题,谁更值得我守护,才是关键,我答应了白可,要守护她。”

阿容收下了龙哲瀚这个国内黑帮老大的位置,十分坦然地回去了,因为她要告诉白可一个没有说的事情。

那就是,其实在那天教训司徒千亦的时候,她不仅废了对方的右手,让司徒千亦的右手再也不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还断了对方的三根肋骨,但是最主要的就是,她直接用高跟鞋,废了司徒千亦的第三条腿,让他再也当不成一个男人。

反正,她没有开枪毙了那个男人,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至于这边的龙哲瀚和瞿萌等人,已经回到了禹家的别墅,碍于经验的原因,龙哲瀚在行动的时候,下意识地在自己的身上带了一个微型的录音器,而这个时候,他也正好可以将这个录音器带回禹家放给禹晔听。

毕竟,自己虽然是跟瞿萌和好了,可是,自己的岳父可还是在误会自己呢。

自然,当禹晔听到龙哲瀚带来的这段录音,神情也变得十分的沉重,毕竟,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会死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