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行,我最亲爱的夜,你赢了好不好,偶尔,你也要让让我嘛,谁喜欢,什么都让你吃得死死的。”

“那亲一下。”他低下头。

“主子,小主子哭得厉害。”可怜的福公公差点没有哭出来,孩子,真的难带啊。为什么总是喜欢哭。

“艳,你倒是说一句话啊?”林若风不解地看着艳远走的影子。

艳歪着头:“我不是母马。”

这一句话,把所有的人都逗笑了,林若风无奈地焉下头。

“笨蛋,快去追啊。岂有注定的,不追,就不是你的。”凤御夜叫着。不早点让他娶个老婆,他还是不放心啊。就生怕,他还会打弯弯的主意,或者,总是三天二天来看弯弯,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一个头二只眼。“先跟徐老头提亲,聘下了下说。”他教着歪招。唉,这些人啊,说风,就是雾。

如画的风光,似舒似卷的浮云,心情,真的是很好:“夜,我们也在这些地方买一个牧场吧,好不好,你教我骑马。”

他抱着孩子靠近:“只要你喜欢,不过,关于骑马,我可是很厉害。你要学,都可以,我们还可以研究一些技术上的事。”

弯弯脸红:“死凤御夜,你脑里装的是什么?我怎么听着,就有些不对劲来着。”

“所以,我说你是小狐狸啊,我说什么,你不懂吗?”他挤挤眼。

真是,大白天的,让人脸红多不好啊,至少也要等到晚上啊。

洛,都会很幸福的,你看到了没有,都会幸福的。

将手指的草指环往空中一扔:“洛,这个,要送给和你相伴一生的人。”

她不能,坐拥二份感情,洛,也有他的生活,在另一个不知道的世界里,她相信,他会寻着的。

只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再见太上皇,她有些不安。

在弯弯牧场里,那牛羊的叫声中,只有一辆不出众的马车驶来。

只要看到,那轿前的黑衣人,她就开始担心着,怕太上皇,会将凤御夜又掳了起做皇上。

她站了起来,拢好让风吹散的发,小家伙爬啊爬,爬到她的脚边,还不太会走路。

她抱起他,让他用口水涂个满脸都是。

轿门掀了开来,正是那太上皇,有些饱经风霜的脸看着弯弯,看到她手里的孩子,露出一抹慈爱的笑:“这是皇子吗?”

她戒备,死凤御夜啊,还不快点来:“不是,是我的儿子。”不是皇子,不能抢走。

他的眸子有些叹气:“弯弯,幸好你还在。”不然的话,他什么也补偿不了他的夜儿,什么也不能,只能看着他死去,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不是一般的痛,痛过一次,就永久也不会忘了。

曾经犯过的种种错,现在思来,更多的是抱歉。

一双手将她拢入怀里,凤御夜防备的说:“你来干什么?”

“夜儿,父皇,只是想来看看。”他有些干涩。

“没有什么好看的,你请回吧,这里,什么也没有。”抱过儿子,一手戳破他嘴里的泡泡。

太上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夜儿,还不肯原谅父皇吗?父皇也不想要让你原谅什么了?发生过的事,不可磨灭,夜儿,我看着你过得幸福,能快乐在生活,就很满足了。”

他冷然不说话,过去的种种,还放不下心结。

“可以让我抱抱,我的孙子吗?”这是天性所在啊。

他老了,发鬓上,有不少的华发,他抛下政事,以后不再理会宫中的任何事,是有些自私,也不是大丈夫所为,最后的关头,也是他出力来让他自由。凤御夜的心里,百味横生。

他看着小孩:“这么可爱,让他自由,是最好不过的,以后,也不会来打忧你们,只要你们过得开心,也就能弥补我所犯下的一些错,父皇老了,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