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了安景心。

“多谢了,安小姐。”李影笑着说道。

安景心拿着一份文件,撇了一下嘴角。

“你们可真是会压榨劳动力,我前脚还在医院,现在就要做这些了?”

安景心挥舞着手中的文件,看了李影一眼,又转头看了林慕言一眼,林慕言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开始工作。

而李影呢,他耸耸肩看着安景心,“安小姐这话可就说错了,这里面打工的人可是我,还盼望着以后您不要压榨我的劳动力啊。”

李影故意说道,嘴角还带着笑意,要是以后安景心真的和林慕言在一起了,一位总裁一位总裁夫人,可不就只有李影一位打工的,他对自己的定位还是很严谨的!

安景心瞪了李影一眼,“胡说什么呢!”

“这个事情,可没有胡说哦。”李影笑着转头往外走,他的办公室不在这里,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安景心拿着这一份文件,翘着眉头,又有她忙得了。

“过来,坐这边。”

林慕言对着安景心挥挥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来,安景心以前的办公桌已经搬走了,虽然还有沙发和桌子,但是林慕言不希望她离自己很远。

“我坐这边就可以。”

安景心指了指中间的沙发,沙发更合适她。

“不行,做这边来。”林慕言坚持道。

安景心撇了一下嘴角,瞪着林慕言,“你怎么这么多毛病啊。”

林慕言挑着眉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还有更多的毛病呢,要是你不坐过来,我就坐过去,和你坐沙发。”

“别!”

安景心举手喊停,她眼睛扫了沙发一眼,她可还记得在这个沙发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林慕言差点在这里就动了她,安景心可不想再给他这个机会。

“你坐那儿,我坐过去行了吧,不过大家要遵守原则,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互不打扰,成交与否?”安景心挑着眉头。

林慕言笑了一声,爽快答应,“成交!”

安景心满意地点点头,坐了过去。

可是安景心高兴地太早了,林慕言什么时候讲过道理,什么时候安分过,就算脑袋在急速运转处理着工作,可是手却不听话地往安景心身上伸过去,什么肚子,大腿,后背,胸前,没一个地方能逃过“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