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你的意思……放开我……”冯昭艰难的命令。

旁边的雷虎却神色一闪,略有些尴尬:“那个打火机,是因为楼板被炸穿,从楼上掉下来的?”

萧平川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特侦队那些人:“不错,总算有个没有傻到家的。”

砰!

萧平川直接将冯昭砸在地上,摔得他狂吐鲜血,随后大步离开。

冯昭身体痛,却掩盖不住心里的崩溃,他刚才长篇大论一番,本来是要给自己树立一个办案天才的名声,没想到却成为了笑话!

围观警察的嘲讽眼神,让他很痛心,也决定为了面子死咬着牙不放松:“队长,就算这打火机不是证据,可他依然是废柴,依然跟周雪兰母女关系不好,我有权力怀疑他是想要害死这两个女人谋夺财产!”

雷虎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沉着脸拍板:“小冯说的对,不管如何,他有极大的作案动机,立刻抓人!”

听到这个命令,最开心的就是冯昭了,他强撑着受伤的身体爬起来,跟着冲下楼去。

可他们气势汹汹的冲下来,却见萧平川被群众们围住了,正在领钱和治病。

雷虎愣住了,拽过一个警察:“这是怎么了?”

警察立正敬礼,解释道:“是萧先生正在对周围受到损伤的居民进行赔偿,并且对受伤的居民进行治疗,他说这是他的责任!”

队长一愣,冯昭更是不相信,立刻凑过去拽住一个满脸笑容的邻居:“那废柴真的给钱了?”

邻居立刻黑脸,插着腰骂道:“你个小瘪三,骂谁废柴呢,小川可是个好孩子,人家被人迫害了,不但没有推卸责任,反而主动要帮罪犯先给我们赔偿,而且还给我们治病,你凭啥这么说他?”

冯昭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好几个邻居听到动静,立刻跑过来声援。

“你们……才拿到多少钱就这么帮他说话!真是愚昧!无知!”冯昭不服气的还嘴。

结果一个邻居直接把手机戳到他脸上,骂咧咧的喊道:“你瞎啊!看不到上面的数字吗,受损严重的按照房价翻倍赔偿,受损轻的每家给十万,你自己是穷鬼,别把小川想的跟你一样!”

“就是啊,看你穿的衣服好像还是警察?你是哪的啊,怎么还仇富啊,我要举报你!”

“对对对,说你叫什么,警号多少!”

一群邻居义愤填膺,骂的冯昭狼狈逃窜,本想寻求特侦队的保护,却连特侦队一行人也牵连了。

整个小区何止百人,乌央乌央的过来指责这些警察,责怪他们没本事,抓不到嫌疑人,保护不好本地居民。

某个特侦队队员很不服气,说他们怀疑萧平川是嫌疑人。

居民们瞬间炸锅了。

小区所有人的骂声和唾沫,直接给特侦队的几个人淹没了,喷的他们抬不起头,最后还是周围的普通警察来解围,他们才勉强离开。

经过此事,特侦队怀疑萧平川的事情已经成为笑话。

毕竟萧平川的赔偿可谓是巨额,周雪兰母女绝对拿不出来,就算真是用的她们的钱。

萧平川能拿到这么多钱支配权,还用得着谋财害命?

雷虎因为这事儿被上面骂的狗血淋头,冯昭更是直接被停职查看,以后上升的路就算不堵死,也要等三五年后,队长和其他人忘记这件事才有可能往上爬。

而萧平川之所以赔钱,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毕竟这些邻居都是无辜的。

而且以后岳母还要住在这里,他不忍心看到这些人以后仇视或者因为害怕,而孤立自己的岳母。

那种被全世界排斥孤立的感觉,他很清楚!

这场爆炸让萧平川花费大概在一个亿左右,不过没关系,省城的那些人会付出代价的。

萧平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