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几个富豪也急忙起身,探头往病房里张望。

病房门被推开,医生们迅速冲进去。

林晓雪正趴在床边睡觉,那些医生直接将她推开,伸手去扶周雪兰。

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一道寒芒闪过。

有个医生竟是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刀,插向了周雪兰的胸口。

呼!

周雪兰身上的被子忽然掀开,随后她一脚踹出去。

伴随着一声闷哼,那杀手痛苦退后,震惊的看着病床上的女人。

只见床上躺着的哪里是周雪兰,分明是穿着病号服的舞女。

此时,外面的‘舞女’跑进来,竟是周雪兰。

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衣服,也换了位置。

舞女冷冷盯着那几个医生:“一群蠢货,我老板早已经洞悉你们的阴谋,特意打电话叮嘱我和周姨交换位置,诱你们前来,你们果然还是上当了!”

几个医生全都是伪装的,对视一眼,迅速的动作起来。

他们明显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分工明确。

一共五个人,分出两个人对付舞女,一个扑向林晓雪,一个冲向周雪兰,最后那个人则是负责警戒和随时支援。

马元贵哪里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但他反应也很快,飞扑向周雪兰,一拳轰向面前那杀手。

舞女已经和面前两人交手,顿时惊呼一声:“小心,他们全都是武者!”

武者,只有练出暗劲的人才有资格被这么称呼,而这个级别的人,一拳轰死一头大象跟玩一样!

舞女凭借着精神力,勉强压制住两个武者。

马元贵没想到这些杀手如此强大,勃然变色,想收拳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他对面的杀手狰狞冷笑,凶猛挥拳:“受死!”

两个拳头轰然对撞。

本来带着必胜模样的杀手,陡然变了脸色,惨叫一声捂着手臂退出去,他的手腕竟是已经变形!

马元贵也不好受,直接飞出去了,把病房门撞了个稀巴烂,还吐了一口血。

但他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受太重的伤,还打伤了敌人,顿时惊喜不已。

肯定是萧平川之前给他加强身体的原因!

“哈哈哈,很好,来!”马元贵兴奋大笑,暴冲而去。

杀手却惊慌后退,他觉得此人必定是怪物!

马元贵护住了周雪兰,舞女自保勉强,林晓雪却无人能管,只能自己夺路而逃。

她虽然害怕,却生性高傲,不喜欢做那种拖别人下水的恶女人,所以只管往没人的地方跑。

杀手似乎是刻意要将她生擒,所以一路追逐而去,逼着她往死角逃。

“嘿嘿,你这样的美女平时可不多见,趁着这些家伙抓人,我可要趁机享受一下。”杀手脸上带着阴笑,猥琐的不停舔嘴唇。

林晓雪更加害怕,竟是慌不择路的冲到了电梯间。

她拼命的按着按钮,想要在那个杀手追过来之前,将电梯门关上。

可电梯门就这样缓慢的关闭,林晓雪从缝隙中眼睁睁看着杀手冲过来,然后双手扒开门,那狂暴的力量竟是直接将电梯门扯坏,丢了出去。

“啊!救命啊!”林晓雪惊恐尖叫。

“叫的真特么难听,还是让老子教你该怎么叫的让男人兴奋一些。”杀手皱眉,然后上前伸手扯住了林晓雪的衣服。

林晓雪满脸绝望。

她知道自己必定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或许下一刻就会被侮辱,夺去她保护了二十多年的贞节。

林晓雪脑海中闪过萧平川的影子,想到了之前老妈建议她跟萧平川先行房的话,顿时后悔不已。

若是她真的随了自己老妈的心意,或许此时不会有那么大的不甘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