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娘也知道苏瑶说的是大实话,便也不再劝她,倒是心里隐隐的对苏瑶带来的变化有了新的期望,那是一种对新生活的渴望。“老奴只是怕小姐惹火烧身,只希望小姐行事一定要确保自己没事再去做。”

“嗯。”苏瑶也知道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她不指望芜娘能改变到什么程度,只要她不阻止自己要做的事就行,对于她现在的想法已经是很不错的改变了。

“青龙,你且去暗地里请个大夫为柳姨娘诊治一番,莫要叫人发觉了。”苏瑶喊了青龙,既然沐擎天让他保护着自己,那闲着也是闲着,跑跑腿也是可以的。

青龙离开之后,紫苏从外边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篮子的新鲜蔬菜瓜果,“大小姐,奴婢还真是从来不知道这大厨房里的人这么热情,奴婢刚一过去说清楚来意,那厨房的管事就殷勤的将刚到厨房的这些蔬菜放到了篮子里给奴婢拎着回来了。”

朱雀扫了她一眼,“那些人应该是得了消息吧。”

“得了什么消息?”紫苏倒还真是好奇的问道。

朱雀白了她一眼,将脸别过去不再看她,紫苏却是不依的黏上去,“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发生了?”

“笨。”朱雀被缠的不耐烦吐出了一个字,“自然是得了海棠院如今的主人是大小姐,林姨娘和二小姐退居芍药居的消息,这是大小姐得势的征兆,你说那些人能不巴结你吗?”

“原来如此。”紫苏摆弄着篮子里的菜,“不管了,能托小姐的福被这么巴结倒是挺不错的,至少以后吃食方面绝对的有保障。”

苏瑶失笑,要说这紫苏心大倒也不是一般的大,可对于金钱方面却又比任何人都仔细。

在苏府第一天,海棠院的晚饭是在小厨房里自己做的,用的是苏瑶她们带回来的调料,吃惯了那样的味道,谁还情愿去吃大厨房的东西。

更何况,那边也没有人来喊苏瑶去吃饭,也就知道那些人并不怎么想见到她,而正好,她也懒得去应付,免得胃口不好吃不下。

晚上,苏敬炎留宿芍药居,林姨娘使出百般手段让他舒舒服服,末了,林姨娘便将赵嬷嬷说给她听的那些事情给苏敬炎讲了一遍,“老爷,你说苏瑶她怀着身孕又病病怏怏的怎么会这么大变化?”

苏敬炎心里也是一惊,“祖宅那边我也没派人打点,就连族里也没有打过招呼,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稀奇。”

“老爷,你说那院子不会是别的男人的吧。”林姨娘依偎在苏敬炎怀里媚眼如丝,“今日里苏瑶身上穿着的可是银狐皮的披风,手里握着的那美玉玲珑剔透,有鸡蛋大小,大冷天也还拿在手里把玩,看上去应该是无价的暖玉。”

“别胡说,她当初那副模样还会有什么样的男子看上她。”苏敬炎倒是想了想,“你说的这个也有可能是以前永安候府里的东西,只不过没有告诉我们罢了,要知道永安候当初盛宠到那般程度,皇宫里赏赐的宝贝就跟不要钱似得,有这么多稀罕的东西也不足以奇怪。她母亲给她留下来的嫁妆你不也看过吗,那里面的好宝贝也是不少的,基本都是御赐之物。”

“老爷,妾身过来的时候可是把所有的体己都充了公,这些年老爷上上下下打点也花了不少,府里如果光靠老爷的俸禄维持还是有些困难的,没想到姐姐却还存了这样的心思,嫁到了左相府却还在外边藏了私银,也不知道苏瑶一个小姑娘将那些东西看好了没有。”林姨娘对于苏瑶的嫁妆眼红过好久,直到一年前她将海棠院的库房强行的打开,那些宝贝简直是花了她的眼,如今知道苏瑶可能还有私藏,怎么可能不想要弄到手里,留给苏玥做嫁妆。

苏敬炎被她这么一说心里也是一动,“等我先着人去查查再说,若真是如此……”

“妾身已经派人过去了,等个两三天就会有消息了。”林姨娘一只手在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