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云水之境就意味着放弃这次的赤云宗选拔,韩青非常的清楚,这次的选拔对于每一个坚持到了这一步的修者意味着什么。

他知道林雪沫不可能因为他简单的一句话,就离开云水之境,他现在也不过是告诉林雪沫一声他的决定。

韩青也不等林雪沫的反应,说完他便已经把木牌拿了出来。

“雪沫,你一个人小心一些,我先走一步了。”

林雪沫对韩青的决定没有任何的想法,反倒是有些佩服他如此果断的决定。

林雪沫承认如今的云水之境的危险程度,已经超出了她一开始的预期。

只不过这危险远远不到她必须要离开这里才能自保的地步。

这次的选拔已经过了八天了,只剩下最后两天的时间,她稍微坚持一下,也算是彻底的熬出头了。

林雪沫决定留下来,韩青选择离开,她也不会觉得对方是没有义气抛下了她。

原本这次选拔他们也不过就是搭了个伙,一开始她就说过了,如果韩青在云水之境里遇到危险,她不一定会出手相救。

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两个一起遭遇了危险,韩青撇下她先走,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林雪沫冲着韩青挥了挥手,算是两天这么多天作伴的一个正式告别了。

然而等了半天,韩青却没有从她的眼前消失,韩青的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按理来说赤云宗给的木牌是他们这次选拔的唯一凭证,也是进出云水之境的“钥匙”。

如果修者选择了放弃这次的选拔,那么他就会跟林雪沫之前遇到的那几个修者一样,在毁掉木牌之后,人也会跟着被驱逐出云水之境。

主动放弃选拔虽然不至于毁掉木牌,但是流程也应该也差不多才对。

“怎么了?”林雪沫看着韩青的脸色,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对。

“我们出不去了!”韩青的手紧紧的捏着木牌,手上凸显的青筋暴露了他的紧张。

“出不去了是什么意思?”林雪沫愣了一下,随即把她的那块木牌也拿了出来。

木牌的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然而它与云水之境结界的联系已经没了。

也就是说这块木牌“钥匙”的功能已经彻底的丧失了,他们被困在了云水之境当中。

还是已经变得危险无比的云水之境。

“一定是这结界出现了异动,而钩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通过异动进入了我们的这个结界。”

林雪沫稍微想想,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

“像钩蛇这种神兽级别的怪物,在进入云水之境后算是彻底的切断了我们这个结界与外界的联系,自然而然这个木牌也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

这个消息对于林雪沫和韩青而言,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噩耗”。

木牌给了他们可以随时放弃选拔的权利,同时也是给了他们一张保命的护身符。

原本云水之境对不同的修者来说,危险程度就是不同的,万一遇到了他们应付不了的危险,有了这张护身符他们也可以随时脱离这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