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航道:“父债子偿你总听说过吧听说天宇集团的许多药物都存在问题,现在那些买过天宇集团药物的医院、药店、病人都在委托律师打官司呢,单单是民事赔偿都能让林朝龙赔个血本无归,别看他有几百亿,那都是虚的,摊子越大越是靠银行贷款撑着,真遇到这种墙倒众人推的场面,再有钱都顶不住。”

张弛喝了口酒道:“其实林朝龙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他自己干过的事情当然要承担责任,只是林黛雨是无辜的,如果这件事牵涉到林黛雨,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啊。”

“话说得轻巧,你是打算出钱还是出力出钱,你现在的钱加起来都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出力,他犯了法,你帮着出力就是违法乱纪。也就是说几句空话安慰安慰林黛雨,不解决实际问题啊!”方大航活得挺明白。

这次李跃进没反对,方大航说的话虽然不中听,可的确是这个理儿。

方大航道:“要说这林朝龙是不是提前得到消息了,在警察抓他之前就畏罪潜逃了。”

张弛已经被林家的事情烦了一天,他摇了摇头道:“不提这事儿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三人同时干了一杯酒。

这时候马达来了,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的贷款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不过按照流程还是需要有人担保,方大航一听就提议让表哥路晋强给担保,电话打过去一说,路晋强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方大航因为这个消息兴奋不已,张弛却没什么感觉,刚好有电话打来,他看是个国际长途,直觉可能是林黛雨打来的,马上起身去外面接。

张弛的直觉没错,这电话果然是林黛雨打来的。

自从林黛雨前往欧洲留学之后,这才是她第二次打电话过来,一次是生命场系统升级出了问题,林黛雨担心他出事打电话过来,不过没说话,听到他的声音就挂了,而且从那以后那个号码就弃之不用。

这次是林黛雨第二次主动打电话,林黛雨的声音非常紧张,也透着迥异于往常的陌生:“张弛对不起,我冒昧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我找不到其他人,我也不相信其他人。”

听到她的声音,张弛心中不由得生出怜惜之情。

“小雨,你还好吗

身在异国他乡的林黛雨听到张弛熟悉的声音,鼻子不由得一酸,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自从得知父亲出事的消息之后,她就四处联系认识的人,可电话不是被拒绝接听,就是关机,她也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才给张弛打了这个电话。

拨打张弛的手机之前,林黛雨甚至有些忐忑,她甚至怀疑连张弛都不肯接听她的电话了。

张弛听到了她的啜泣,安慰道:“你别怕,有我呢。”

林黛雨咬了咬樱唇,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张弛,我爸,我爸他到底怎么了我看到了好多坏消息,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我又联系不上他,我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张弛实话实说道:“他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现在人失踪了,许多部门都在找他。”

林黛雨道:“我马上回去。”

张弛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你听我说,现在你最好不要回来,你回来也无济于事。”

林黛雨道:“我不相信我爸是坏人,我不相信新闻上的事情都是他做得。”

张弛对此却持有保留态度,以他对林朝龙的了解,林朝龙应该是个不择手段的人,今天突然爆发的丑闻固然有人在背后推动,可苍蝇不叮无缝蛋,如果林朝龙本身没有问题,别人也不可能抓住他的破绽。

张弛道:“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留意他的消息,一旦有了他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他停顿了一下道:“不过你要将现在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林黛雨道:“我我妈知不知道”她鼓足勇气才问出这句话,自从黄春晓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