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大睁着眼睛。

眼里带着几分慌张与畏惧。

云朝看着她,弯腰拉住她的小手,带她进了屋。

阮绵绵有点梦里糊涂的被他给牵着进去,整个人有点慌,有点飘。

云朝让她在凳子上坐下,自己这半蹲在她跟前,目光落在她的裤腿上。

膝盖等地方沾满灰尘,像是在地上给滚过。

“摔跟头了?”

阮绵绵小声嘀咕道:“跑太急,没看到路上有个坑。”

云朝皱了皱眉。

将她的裤腿朝上挽起,就见那膝盖上已经破皮流血了。

这小丫头是噬灵体,法力渡入她体内只会被吞噬,对伤势并没有什么作用。

云朝抿唇不语,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了一些东西,但似又缺些东西,他起身对阮绵绵道:

“在这儿好好坐着,不许动。”

阮绵绵哦了一声,端端正正在椅子上坐着,一动不敢动。

云朝这些年要么管理冥府,要么剿除凶兽,受伤乃是家常便饭,若非重伤多是靠自身法力调息修养。

外用伤药,还真是少用。

更别说似人间那样处理伤势。

云朝取了清水,白酒,又找了些干净的纱布,这才回去。

刚一进去,入眼就是滑稽的一幕。

就见那小丫头木头桩子似的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脖子僵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最为难的还是她那一双眼睛,眨都不敢眨,眼珠子都没晃动一下,愣是将那眼神都看直了。

云朝微怔,手抵着唇,最终实在忍不住,偏头笑出了声。

听到了他的笑声,阮绵绵脑袋还是不敢偏,有点苦恼的问道:

“我能动了不?”

云朝走上前,“我若说你不能,你准备一直如此?”

“可是我快坚持不住了……”

小丫头声音里满是委屈。

“动吧。”

云朝轻声道。

阮绵绵猛地深吸了一口气,使劲儿眨巴眼。

累死她了,这眼珠子感觉都快瞪掉出来了!

云朝见她的样儿,忍不住摇头:

“笨丫头。”

他蹲下去,看着她膝盖处破皮的地方,眸光幽沉:

“痛的话就告诉我。”

“我不怕痛……”阮绵绵话还没说完,忽然想起过去就‘痛不痛’这事儿,云朝给予过的警告,她立马点头:

“我一定说!”

云朝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用清水帮她洗去伤口上的灰尘,然后再以烈酒清洗。

阮绵绵小腿一颤,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回是真的痛呀!

云朝轻抬着她的小腿,对着膝盖处轻吹了一口气。

冰冰凉的,痛感一下似减弱了许多。

从阮绵绵这个角度看,正好可以看到云朝的纤长的睫毛。

他低着头认认真真的替她处理着伤口,眉眼线条如画般美好,真是……好看呀。

阮绵绵忽然想到自己先前听到的那些‘谣言’。

真是太无稽了,美人哥哥这样的身份,怎么会喜欢上她这种小丫头嘛。

更何况是娶她作媳妇。

他就是……心眼坏喜欢欺负她罢了。

“在想什么?”

云朝的声音忽然想起,小丫头回过神,见他正在帮自己抹药。

明明都没有抬头看她,是怎么知道她在神游天外的?

阮绵绵鼓起勇气道:

“我是来让你欺负的……”

云朝给她上药的手一顿,抬头看着她,表情讳莫如深。

这憨丫头说什么?

阮绵绵惴惴不安的解释道:

“我听到冥府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