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初八又是老圣人的十三皇子大婚,新婚的司马煊和迎春晚上还是得去参加喜宴。十三皇子没有什么功劳新皇登基后他只封了郡王。

初九日,摸清了府中的人事看过了账本,初十、十一没有人成亲,她也邀了贾府的姑娘们来府里做客还有几位公主也来了。宝钗也跟了探春过来迎春也没有让她没脸,给公主们都介绍过去。

迎春在王府小花园大摆宴席,写诗作画,互相品评十分快活。

寿康公主又问学武之事迎春见她实在不像是说说而已便说想到一门功夫可传她便去更衣了。

迎春回来时换了江湖装束,还取了一支碧色长笛又让人取来了一个棉花填充的假人。

迎春本来是没有学过黄药师的玉箫剑法,但是那剑法的要义是攻敌穴道为主,剑势俊雅潇洒,她的阅历自也可创出这种功夫。若说难一点的是创出简单一些的内功心法,既可以直接精进道家功夫,又不会令姑娘们太过难学。

迎春手中碧笛刷刷旋转动如脱兔,一式式飞快使出来,一招之中有功有守,直取人穴道。

只见那布人身上要害每被她戳到,便有一个洞,等她使完六招,假人身上居然有三十六个洞,可见她出招的速度。

姑娘们见了她的潇洒风雅之态,都不禁向往,寿康长公主拍手笑道:“这功夫好,我若学了,身上带支笛子便好了。”

迎春笑道:“父皇宠爱妹妹,让父皇给妹妹打支金笛也使得!若是到了江湖上,便有一个金笛仙子的名号了。”

昭仁公主道:“十一婶婶,我也要学。”

“对呀,我们也要学!”

迎春为难地说:“哎哟,这可难了,要是皇后嫂子和淑妃嫂子知道了,还不怪我。你们可是乖孩子,不像你们寿康姑姑,是父皇身边的猴儿。”

安宁公主道:“哪有这么偏心的。”

“不是偏心,是怕。”

探春笑道:“二姐姐确实偏心,有这么好玩的功夫,现在才使了出来,我们在家时也没有学过。”

迎春道:“我也才练成不久,再说了,你们正在吐纳,这内功到后,招式倒是好学。”

宝钗见了是完全刷新了三观,女子便是那些闲书也须少看,莫移了性情,哪有学武的二姑娘到底有多少秘密是别人不知道的,她这个性情还能当皇家媳妇

众女求着她传授,迎春便传一招“箫史乘龙”的招式与心法口诀,如黛玉之聪慧,她的根基又最好,一听就记住了,也理解了七人,旁人便没有那么容易了,特别是毫无基础的几个公主。

昭仁公主道:“婶婶明明用的是笛子,招式却唤‘箫史乘龙’。”

迎春道:“这套武功,任你使长笛或长箫也无太大分别,你爱使箫便使箫。只不过我更擅长吹笛,才使笛。”

宝钗奇道:“我只听说大表姐擅琴,王妃娘娘还会吹笛”

迎春只道:“幼年时,我们姐妹有个女师父,琴笛也都会,从她那见过。”

……

接着整个四月,公主们便是要上学的日子也常请她进宫去相陪,公主们的课业没有皇子们繁重,闲暇时,她们倒把心法口诀全都背熟了。接着,又请了医女来教她们认穴,她们也能粗略使出一招。比号称笨人的郭靖学降龙十八掌可慢多了。

到了五月,司马煊的“婚假”也过完了,将要奉密旨带着尚方宝剑巡按江南。

司马煊跟迎春说:“皇上说,让我好好办差,你就在京好好待着吧。”

迎春说:“你是不是没敢和皇上提”

“这个……不好提。”

迎春心想着“玉郎”是知道林如海只怕要不好的,可是司马煊不知道,根据时空规则,她是不能和司马煊明言身在书中小时空及未来之事。

但是按照幻境中看到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