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沉宴只觉手背滴下几点泪水 明明是温热的 却如同岩浆般滚烫,他手指微颤,仿佛被泪水烫到了一般。

他小心翼翼地握着楚妗的肩头 将她转过身子,指腹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动作轻柔得仿佛她是稀世的珍宝,低声哄道:“别哭了……”

楚妗却觉得那丝委屈越发浓重 眼泪噗簌噗簌地往下掉。

顾沉宴无奈的叹了口气,温声道:“有没有受伤”

楚妗轻轻地抽泣了一声,摇了摇头。

顾沉宴轻舒一口气,他接到密报说是清风院失火 心神巨颤 顾不得其他,快马加鞭赶到了白马寺。

如今见楚妗完好无损,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楚妗咬了咬唇 有些尴尬,自己竟然哭得稀里哗啦。

自己方才死里逃生,害怕哥哥担心一直强撑着,不知为何一见到顾沉宴 就仿佛自己的盔甲被卸下 露出柔软的内心。

顾沉宴见她终于止住了泪 揶揄道:“不哭了”

楚妗几不可见地点点头。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忽然从顾沉宴怀里跳出来 道:“哥哥!哥哥晕倒了!”

顾沉宴好笑的看着她终于记起了楚怀璟,温声道:“我让长剑将他带下山了,我见他只是昏厥过去而已,应该无甚大碍。”

楚妗放下心来,她对顾沉宴莫名信任,他说楚怀璟无碍,那就是没问题了。

楚妗眼底湿漉漉,眼睫上还带着泪意,她抬起头,小声问道:“殿下你不是在京城吗”

楚妗心底腾升一些期冀,难道顾沉宴是特意为了她而来的吗

顾沉宴喉结微动,眼神定定地看向楚妗的水眸,声音里带了一丝诚挚,“我听闻清风院失火,心下担心,这才出现在这里。”

楚妗耳尖微红,含羞带怯地望了一眼顾沉宴,整个人像是掉入了蜜罐中,咕噜咕噜冒着泡。

顾沉宴轻笑了一声,声音里夹杂着清晨微寒的露水,格外撩人。

顾沉宴领着楚妗绕过小山坡,徒行大概一柱香的功夫,来到了另一处精致的院子。

院子门口守了许多侍卫,戒备森严。庭院很是精致,院子里种了一株合欢树,枝繁叶茂,亭亭如盖。树干上吊了一只简易的秋千架,似乎过了很长的岁月,木板上的清漆也脱落了许多。

楚妗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栖霞小筑。字迹秀美工整,似是女子所写。

楚妗抿了抿唇,刚才那丝窃喜像是被冷水浇熄,心里隐隐有些难受。

她嘴角的笑意缓缓收了起来,状似不经意的问道:“这个院子以前住的是女子吗这名字取的很是好听呢!”

顾沉宴神色有些恍惚,黑眸望着院子,沉默不语,像是透过院子在怀念着谁。

楚妗手指紧了紧,闷闷不乐的垂下了眼。

这还是第一次,她在顾沉宴身边,他却对她视若无睹。

“那个女子长得定然是姿容绝色吧”楚妗不死心,小声问道。

“嗯。”顾沉宴轻声应道。

楚妗咬了咬唇,问女子样貌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顾沉宴提步往院内走去,侍卫见了二人,恭声朝着两人行礼。

顾沉宴绕过秋千架,去了右边的厢房,楚妗垂着脑袋跟在他身后。

长剑持剑候在门外,见了两人,恭声道:“方才大夫已经来过了,说是楚世子幼年对火有阴影,昨夜受了刺激,这才导致心神不稳,昏迷过去,但是如今解了心结,是以并无大碍。”

楚妗闻言,轻舒了一口气,感激的朝着长剑笑道:“多谢你了,你救了哥哥两次,我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你。”

长剑憨厚的摸了摸鼻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刚打算说话,就觉得脊背发凉,他笑意一僵,偏过头就看到顾沉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