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

“相当的倒霉!”

秦立起身拍了拍尘土:

“这种鬼事前,怎么就被我摊上了呢?”

“臭小子,我五狱魔王愿意寄生在你的识海中,这是给你面子!”脑中回荡五狱魔王的声音。

秦立放了个白眼:“我不需要,前辈请滚!”

刚刚!

一场夺舍战斗。

梦幻蝴蝶强势终结地狱。

五狱魔王不甘死亡,动用玄阴种魔大法,寄生在秦立的神庭里,和他共用一条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秦立恨得牙痒痒,想弄死这魔头,又没有实力,关键那只梦幻蝴蝶破空而去,似乎是不在意虚弱不堪的魔王。

“小子,要不我们谈一笔生意!”魔王说道。

“呵呵!之前要夺舍我,后来寄生我,现在要和我谈生意,你觉得我信吗?”秦立心中充满戒备,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用什么法子,都要把这只寄生虫,从脑海中拔出来。

“话不能这什么说,要不是你毁了我的手,我也不会被迫夺舍,况且不是没有夺舍成功吗?”魔王悠然说了一句,颇有些舔不要脸的味道。

秦立叹了一口气,这事的确是他理亏:“说吧!你想谈什么生意?”

魔王说道:“我堂堂一代五狱魔王,寄生在你这个小娃娃身上,也不是个事。不如你帮我收集材料,铸造新躯壳,我收你为徒,传你绝世魔功。”

秦立愣了一下,原来这魔头并非赖着不想走,这一点倒是和他利益相同。而且他实力超绝,又是来自域外,肯定会很多功法……

想到这里,秦立眼珠子一转,故意诈道:“我可没兴趣,毕竟我不是魔道,你的东西我用不了!况且我也没给别人做徒弟的习惯。”

“小子,你这就是无知了!”

魔王嘲笑一声:“天下万道殊途同归,一些天骄能做到仙魔同修。而我活了五万年,可谓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想拜我为师的人多如天上繁星,你竟不珍惜。”

秦立故意激了一句:“你就吹吧!我这一身功法都是自创的,从来就没有拜过师,难不成你能让我更进一步不成?”

“这有何难?”

魔王傲然一笑,淡淡道:

“你的琉璃肌体是吸收了长生物质,异变而成,我不好做评判。当你这黄金剑骨,却有大问题。”

“你太莽撞了,用五金之气改造肉身,要不是长生物质使你生机活跃,你早就五劳七伤,吐血不止。如果你继续吸收五金之气,就会不孕,然后五脏衰弱,最后肌体僵直,化作一块材料!”

秦立眉头一挑,这魔头果真本事高深,一眼就窥见了自己的问题:“那你说我该如何解决。”

“抱元归一,返璞归真。”

魔王指定道:“你得把骨中五金之气重新抽出来,凝聚于一点,藏于丹田之中,这样就能收发自如。就像藏兵一样,再好的宝剑,也要收敛鞘中。”

秦立恍然大悟。

黄金剑骨锋芒毕露,既杀敌,也伤己,何不将其收敛于一点,就如同宝剑归鞘,看似无锋芒,实则返璞归真。如此一来,完美解决不孕的问题。

“多谢!”秦立拱拱手,表示感谢。

“现在愿意做我的徒弟了吧!”魔王笑道。

“不想!”秦立摇摇头,说道:“不过你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用了白玉手,自然会还你一副躯壳,不会食言的。”

魔王微微诧异:“你这小子倒是有礼有节,风骨傲然,对了,还未问过你的名字?”

“秦立!”秦立反问道。

“好,就叫你秦小子吧!”魔王淡淡说道。

秦立反问道:“不知前辈姓名,五狱魔王应该只是称号吧!”

“独孤无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