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半小时后,这幅画顾小小已经完成了一大半。薄宸傅也从公司忙完了,回到了家。

一进门没有看到小女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身影,薄宸傅感到有些意外,他看了一眼李姨,“丫头还没回来?”

李姨端出厨房里一直热着的乌鸡汤,“少夫人回来了,一吃完饭就钻到书房里去了,说是要开什么直播,到现在都没出来呢。这是她吩咐给少爷喝的汤。”

薄宸傅接过汤喝了一口,“她什么时候吃的晚饭?”

“大约六点。”李姨用手在围裙上擦了擦。

“这个点她应该饿了。”薄宸傅喝完碗里的汤,“做些甜点送上去吧。”

李姨应了一声,便去了厨房。

薄宸傅松了松领带,上楼去了书房。

顾小小正在给画上色,书房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吓得她画笔一顿,差点毁了她画了快两个小时的画。因为书房很隔音,她不知道门外的是谁。

小小梅花:“好像有人敲门?”

亚里士力架:“真的诶,我听见敲门声了。”

顾小小放下画笔,“稍等一下。”

然后起身去开了门。

“丫头。”薄宸傅温润低沉的嗓音也传到了网友们的耳朵里,“我来看看你,在忙吗?”

“还好啦,就是直播画画给网友们看。”看到薄宸傅,顾小小心里没由来的高兴了起来,“鸡汤喝了吗?”

“喝了。”薄宸傅宠溺地笑着,“我让李姨做了甜点,一会下去吃?”

听到甜点,顾小小眼睛里一下子放出了光,“好啊,正好我也有点饿了,我这快结束了,你先下去等我,我一会就来。”

刚回到屏幕前坐下,顾小小就发现原本还匀速增长的弹幕突然蹭蹭蹭像连珠炮一样刷的人眼睛都花了,好不容易看清了几条,顾小小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好像无形间给人撒了一把狗粮。

辣条小王子:“敲门的人是薄少吗?哇塞,好宠的称呼啊!”

男神聚集地:“薄少的声音真的好好听,我不行了……有人录下来了吗,我要当成手机铃声。”

铁锅炖大鹅:“我也好想被薄少叫一声丫头,死也值了!”

花样少年乐趣多:“人在家中坐,粮从天上来。我看个画画直播也要被塞狗粮……”

顾小小一边手不停地上着色一边解释,她还赶着去吃李姨做的甜点呢,“抱歉耽误大家时间了,目前还剩下一些收尾工作,很快就好了。”

而网友们还沉浸在刚刚的狗粮事件中,呼吁让薄宸傅出个镜。顾小小才不理他们,各大媒体都没能拍到薄宸傅的照片,她可不想让自己老公在直播里出境,明天上热搜成头条,变成亿万女性舔屏的对象。

“好了。”顾小小画完最后一笔,将原画和自己临摹的画摆在一起,“那今天的直播到这就结束了,以后开直播前我都会在微博提前通知的,谢谢,再见啦!”

无视网友们的不舍和阻拦,顾小小关闭了直播,长长松了一口气。原来直播真的这么累的,真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光鲜亮丽的。

罢了,不想那么多。顾小小收拾收拾心情,开心地下楼去吃甜点了。

名声收回来了,人气也有了,直播也结束了,她也终于有时间好好会会钱萌萌她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