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老君只是笑了笑道:“我能够出来,你觉得家师他们出不来?我师弟师妹纵然实力不如我,但依旧会活下来。”

“不错。”黑色长袍之人道:“帝皇山确实是可以的。”

“天下坊的调查,我已经制止了。”

“至于现在的三堂,三栈,一派,你的徒儿做的还不错。”

“对了,你们老祖宗公仪柔音陨落了。”

黑色长袍之人到是不忘告知这一消息道。

星天老君闻言,双眼内闪过悲伤之意,只是一闪而过,显然不想被眼前的人察觉到。

“怎么?难受?”黑色长袍之人道:“要是难受,可以哭出来。”

“哈哈哈哈。”然而星天老君仰头大笑道:“你认为我帝皇一脉的子孙会哭么?”

“泪水能够值多少钱?”

“一文不值。”

实则,星天老君的心里在滴血,公仪柔音是他的老祖宗,和他们老祖宗逍遥是一代的。

“确实。”黑色长袍之人点头,很是赞同这话道:“你们帝皇一脉的人,重情义,但也很不要命。”

“公仪大姐我也很敬重,该阻挡的敌人,我已经替你们帝皇一脉阻挡下来了,你们当年的恩情已经还了,我们会等着你们帝皇一脉。”

黑色长袍之人看着星天老君道:“只是这一次,只有你过来,最多加上你的徒弟。”

“我一人足以。”星天老君丝毫不惧道:“中秋佳节,我会去的。”

旋即,星天老君离去。

黑色长袍之人也离去,这里仿佛没有人过来一样。

星天老君原路返回,现身帝皇山上空。

“星天!”

刚到达,龙玥第一时间察觉,就是树藤大帝也是。

星天老君缓缓的落了下来。

还在等待三栈过来的西岚,也忙从大殿内出来,看到自己师父,忍不住红了眼睛。

“师父。”西岚忙下跪行礼道。

星天老君看到自己徒儿,敲了敲脑袋,示意站起来。

“真武呢?”星天老君问道。

“在后花园吧。”西岚回道。

星天老君点了点头。

“事情我知道了。”星天老君看着龙玥和树藤大帝道:“我来解决。”

龙玥点了点头,星天老君回来,主心骨就有了,不然真武圣尊压力太大。

星天老君一路去了后花园处。

“你们帝皇一脉这一位回来,没人敢怎样你们了。”树藤大帝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