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高级炼丹师的地方,自然是连一般的毒都解不了了。

林子熠想把温弦放回去躺着,刚刚移动,温弦的手,就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不要,不要离开我。”

说着,眼泪簌簌流下,林子熠一看,颇为惊讶,他,他现在在干什么,他怀里,居然抱着一个人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紧紧的抓着他不放。

娘呀,林子熠快速用力想把温弦的手拿开,可是没有意识的她,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怎么都不肯放开林子熠。

试了几次之后,林子熠无奈叹息,自从温弦抓住他的手之后,便睡的安稳,不在梦呓害怕,静静的靠在他身上。

林子熠感觉自己面对这样一个绝色佳人,居然一点都坐怀不乱,他忽然感觉自己是不是有问题?

可是……

他看着温弦这么虚弱,怎么会有一种心痛难安的感觉。

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感觉温弦可怜吗?

林子熠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的。

到了后半夜 ,林子熠实在是撑不住了,他又试着把温弦的手拿开,可是温弦依然紧紧我握着他的手。

林子熠笑了笑,他从来都是依赖娘亲的,娘亲不在,他依赖哥哥,哥哥不在,他依赖长老爷爷们,从来没有一个人像这样依赖过他。

林子熠心底忽然有这样的想法,忽然感觉自己这些年,都在这种循环依赖中成长,从来没有像温弦这样,从小和弟弟相依为命的活着。

一朝背叛,成为了致命的打击。

这样一想,他才发现,自己这些年过得真的很幸福,即使自己把自己关闭了五年,其实也是活在幸福之中的。

哥每次回来之后,一墙之隔,他也会去给他说说外边的事情,妹妹会趴在门边,等着他,闪亮的大眼特别可爱。

爹爹偶尔会去给他说一说娘亲的症状,虽然孤身一人,却依然有这么多爱他的人在他的身边。

林子熠忽然笑了笑,也许不经历一些事情,没有对比,心里的心灯,真的很难点亮,永远不能品味人生的真谛。

林子熠这样想着,迷迷糊糊便睡着了。

一觉睡到自然醒,一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些不适,半边身子酸疼的厉害。

他看清房间里的一切,才恍惚想起来,自己还在空间里。

他低头,看着温弦已经放开了他的手,只是依然躺在他的怀中,静静的沉睡着,脸色已经没有了昨日的绯红,而是变得苍白如纸。

林子熠一惊,立刻将她放下,给她把脉,一看,他蹙眉,这毒,昨日解了许多,今日怎么又复发了?

他立刻拿出一瓶紫晶灵液喂给温弦吃下。

温弦吃下灵液一会,林子熠在次把脉,发现温弦体内的毒已经稳住了。

他堪堪松了一口气,才起身去洗漱,洗漱完之后,他又打来泉水,帮温弦擦了一下脸和手。

看着她手臂上的血迹,已经发黑,一想到这是自己平时睡的床榻,他怎么看都有些不顺眼。

他若有所思,感觉温弦的身高和娘亲的差不多,他起身往衣柜走去。

拿了一套给娘亲准备好的白色衣裙,林子熠转身回去,闭着眼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帮温弦换了一身衣服。

看着她穿上了干净的衣服,他终于轻松了许多。

她体内的毒稳定之后,林子熠又去书房寻找救温弦的办法。

汐泠尊!

忆昔阁。

林子辰和无欢一大早就过来忆昔阁。

昨日他们并没有杀魅姬,而是抓了魅姬关起来。

林子辰今日过来,就是想用魅的力量,看一看魅姬的过去,会不会和颜筱寒有关系?

宽大的椅子上,镂空的麒麟雕刻的极其精致,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 / 共3页